我对《家》情有独钟
高三 散文 2019字 53人浏览 jinfaxinglin

我对《家》情有独钟

读巴金的《家》有感

我是个不喜欢看小说的人,但我喜欢看巴金的《家》,也许一开始就注定对于巴金的《家》有种与众不同的感情。初中毕业后第一次看小说,就是《家》,那个时候对作品的理解就是停留在情节上,和同学讨论作品时也只是复述作品的内容,偶尔添加自己的主观感受,从没有清楚地去想作者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那个时候特别崇拜觉慧,可能跟年龄有关系吧,那个时候还处于叛逆期,特别希望自己能像觉慧那样有自己的追求,并且敢于离家出走。那时特别同情觉新,因为他生活过得并不快乐,既要听从长辈的告诫,又要顾及兄弟的感受,夹在中间的他确实辛苦。他的感情更是值得同情,明明爱着梅,却听从父母的安排,抓阄娶了瑞珏,两个人都忍受着相爱却不能在一起的煎熬,从此有情人注定不可能成为眷属。还有一些对鸣凤、瑞珏等一些人的看法。那个时候就凭着满腔的热烈感情讨论着《家》里面的人物。

高中的某一个暑假,我重新翻开了《家》,那个时候是因为没有其他更吸引我的书而自己想再一次体验《家》的内涵,我希望能从中获得更多的知识。于是在那个暑假,我利用每天中午休息的时间看《家》,这一次,看了很久才看完,但其中的故事、其中的人物仍是深深地在我的脑海里,甚至有的时候把书放下时我都会以为自己是那个时代的人。

大学了,我第三次读了这本小说,毋庸置疑,我还是喜欢它的。鲁迅赞许巴金“是一个有热情有进步思想的作家”通过《家》我们可以感受到这种热情。

作品是围绕封建大家庭高家的悲欢离合来展开故事的。谭兴国在《论巴金的<家>及其有关评论》中提到《家》在某些方面像《红楼梦》,但《家》毕竟不是《红楼梦》。在某一些方面,两部小说有相同的地方,但《红楼梦》的时代和《家》的时代相差太远了,《家》已经处在一个民主科学传播的时代,虽然还是有一些阻碍势力,但毕竟不是君主专制,封建的势力在一步步削弱,封建制度已经不能为所欲为。《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高老太爷,这种时代的潮流也注定了高老太爷不能再像以往那样呼风唤雨。小说中高老太爷的话所有的人都必须惟命是从,他的子孙都必须猜测他的意愿行事,丝毫不敢有所怠慢,比如觉新的父亲告诉觉新“你爷爷希望有一个重孙,我也希望早日抱孙”就这样,觉新按照他们的意愿结婚了,这在一定程度上造就了梅和瑞珏的悲剧,在另一方面断送了觉新想要继续深造的前程。虽然高老太爷出现在文章中的笔墨不多,但起到的效果却是非凡的,只要是他的意愿, 所有人就得按照这个像圣旨般的决定去做,专横,是高老太爷最突出的一个特征。他掌控着家里的一切,却好似一切都与他无关。

以高老太爷为中心的这样一个家庭造就了太多的悲剧,“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处于家庭中的很多人都未能明白这个家庭处于崩溃的边缘,继续过着“安定”的生活。封建家长制和封建礼教的罪恶造就一段段悲剧,觉新就是最好的代表。本来有热情、有理想的觉新沉浸在这样的大家庭染缸中变得懦弱、无主见。觉新的一生是悲剧的一生,一生任人摆布,只要祖父和长辈的话觉新都会照做,不管他愿不愿意,此时的他已经不顾心里真实的想法,他不顾自己是否高兴,不顾事情是否违心,他只要做好他们长辈吩咐的事情就好了,他不想惹太多的麻烦,他只想要简单点过着这样一种行尸

走肉般的生活,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觉新不是为了自己而活,他活着是用来使唤的,用来为长辈们服务的。觉新是一个矛盾体,他明明知道长辈们的要求无理,他还是不敢反抗,继续为虎作伥,同时他又赞成弟弟们的新思想,在这样的两种势力斗争下,觉新处于中间,企图平衡这样两股势力的矛盾,却处处碰壁,内心充满了痛苦,不善于表达的他只能把苦往肚子里咽。他自己的私生活也是处于矛盾中,他既依赖于瑞珏,却忘不了梅,行动与思想的矛盾使得他只能用他的“作揖主义”“不抵抗主义”来生活,他以为只要自己一步步退让就可以平静所有的矛盾,成全别人的幸福,殊不知他的消极造就更多的悲剧。梅尽管结婚,但生活得不愉快,不久丈夫也死了,梅终于也病死。瑞珏,觉新也保护不了她,他不敢反抗,不敢违背长辈的意思,最终导致瑞珏惨死。从整个故事来看,觉新是生活得最苦的一个人物,是最值得同情的人物,越发同情就越批判这样的一种人,作者说他写《家》“不是针对个人,而是针对制度”,他写出觉新的不抵抗主义,并不是要批判觉新一个人,而是要批判封建旧制度下对人的毒害,这样一种封建家长专制制度不知道将会毒害千千万万个“觉新”。

写这篇文章前我看了一些资料,其中姚文元写的一篇评论文章我是不赞同的。他从阶级的角度来看文章,文辞带有明显的激烈的不满,他一直强调作者的无政府主义和反封建不彻底。文章虽然从积极和消极两个方面来评论《家》,但明显的,消极的笔墨用得更多。《家》写的年代是30年底,而姚的文章是58年写的,这中间相隔了20多年,用20多年的差距一直来批判《家》,真的有这个必要吗?《家》的价值如何,不是一个姚文元说了算,大家会判断,我也并不是说《家》是完美的,我只想说正确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