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第一场雪
初三 记叙文 1565字 179人浏览 xuxuxu11101212

2010年的第一场雪

朱金科

2010年的第一场雪,比往年来得更晚一点。冬至后的两天天空才不情愿的飘起了雪花。多日的干燥使人们几近承受不住的程度,空气中缺少湿度,细菌肆意侵扰,感染人群大范围扩散,医院、诊所老人小孩拥塞,楼道里都是临时床位。田野到处弥散着干枝枯草,寒风走过,蓬蒿黄土漫天飞舞。久等的心情终于可以得到抚慰,这两天连续飘雪,感觉舒服

多了!

天蒙蒙亮,外面早已透进了亮光,拉开窗帘一看,心头一喜:啊!下雪了!

古人有“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的描写,果然是天地一白,原野一色,唯上学学子匆忙赴校,如白色天幕上划出的一道道多色河流,奋力前行,涌向终点。看见这美好的雪景,思绪万千不能平静。一个个步入校园的孩子都包得严严实实,身穿羽绒服、金丝棉、羊毛衫,脚蹬棉皮靴,头戴飞机帽,外加耳套,围巾。走在厚厚的积雪上,发出吱吱吱吱的声响,随着各人所穿靴子和走路频率的不同,发出的声音音质也有所不同,形成一曲悠扬绵长的交响乐。他们个个急急忙忙走进了校园,走进了教室,无暇顾及这美丽的雪景,只有高高矗立的旗杆举起旗帜俯瞰着这个白色的世界。

30年前,我还是个中学生时,每年冬至来临时,已经下了好几场雪了,雪花飘舞人鸟声俱绝之时,就是我们孩子们嘈闹之时,院子里,操场上到处都是:堆雪人,滚雪球,打雪仗,坐雪橇的。现在想起那时真是很开心的。男孩子各自拿来自己家的碗底托、胡萝卜、破草帽、破麻袋,给堆出的雪人装饰打扮,碗底托做眼睛,胡萝卜当鼻子,破草帽戴在头上,破麻袋披在身上,然后给他弄个长长的竹竿夹在手里,俨然一个“独钓寒江雪”的老翁。形象极了,好看极了。滚雪球那是一次比赛项目,人员分成两组,每组男女均匀(其实,那时女生很少参与,那是孩子们很封建,哪个男孩子和哪个女孩子在一起玩了,就会遭到其他孩子的哄笑,所以大多是男孩子在疯。)人员力量基本平等,每组人员集体团雪球,看谁的雪球团得大,团得硬就算赢,最后齐声喊着号子,唱着革命歌曲把雪球抬到深沟里丢下才会心满意足的回家。打雪仗更为有趣,人马分为两组,互相扔雪球,雪球漫天飞舞,浑身上下到处是泥雪,喊声震天,大人们忍耐不住那个热闹的场面的诱惑逐渐也加进混乱的行列。狂奔,大笑,有的招架不住急忙躲藏,有的笑弯了腰捂着肚子,有的被击中脸部,水流满面。闹够了,各自搓着红肿的手回家吃那能照见影子的饭菜。坐雪橇就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玩的游戏了,只有少数“能工巧匠”才能享受这种待遇,其他人就只能跟随其后,看看能否得到恩赐,沾沾光。雪橇其实就是一截破

木片下面钻上对称的四个小孔,然后在家里偷来两半截钢丝从小孔窜进,拉紧,木片两边的下面形成像冰刀一样的突起。放在雪地,一人坐在上面,前面一人用绳子拉,后面一人两手在肩膀上推,于是雪橇就快速滑动起来,越滑越快,随着雪橇的滑动,一股嗷嗷吼声横空而过,那个精彩高兴劲不亚于冬运会上的滑雪比赛。

那时,穷得叮当响,孩子们穿的很单薄,一件黑布棉袄被汗水和污垢浸渍得像铁似的,刚穿在身上你会不自觉的打个激灵。破布鞋布满补丁,甚至有的前后开裂,大多孩子没有袜子可穿,就在鞋里垫上点棉花或者羊毛,雪地里玩高兴了,鞋子和“鞋垫”尽皆湿透,冻得脚趾麻木,但都不愿回家暖和,想继续自己的游戏。穷孩子,穷思想,穷心眼,就是富开心,富欢乐,天性得以自由发展。现在的孩子是富孩子,教育全面,生活富足,可就是缺少开心,缺少欢乐,进入幼儿园就是各种各样的训练,每个家长都想叫自己的孩子成为琴棋书画无所不通的神童。悲哀呀!

写着写着,看见院子里几个孩子在滑雪,两面胳膊上搀着两个学生,中间一个滑着,小心翼翼,多像两边翅膀上挂着石头的鸟啊,能飞高吗?

2010年的第一场雪,来的比往年更晚一点,但也足以振奋人心,因为人们需要雪,渴望雪,更渴望雪中的孩子滑得尽兴些!滑得自由点!滑得快乐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