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训那些事——狼教官
初二 记叙文 3202字 149人浏览 旺旺导航

军训篇

大学第一节课就是军训,按照学校领导讲话来说,未来培养学生吃苦耐劳的精神,提高学生身体素质,了解国家军事现状,肩负起大学生未来脊梁作用,将新生大学第一节课堂设置成军训。

这样小峰想起以前看过的一个笑话:美国情报机构都会对中国军队人数的突然激增而困惑。短短几周时间里,中国军队就出现上百万新兵,令人好奇的是,他们都出现在大学校园里。但在一个月内,这些新兵又都消失不见。美国人为此抓耳挠腮,搞不懂这些“神秘武士”去哪儿了,何时又会再次出现。

毫无疑问,在一个月内出现的新兵蛋子,大抵是国家未来的“栋梁”之材,只不过,可能不会是几百万那么简单,如果正确计算,初一、高一也要进行为期一周的军训,在烈日下站军姿,走正步,列队,嚎叫,八九月份烈阳高照中,整个军训下来,基本上掉一层皮。好在,初一、高一的军训只不过是走走过场,该休息时休息,该打闹时和教官吹牛,而所谓的教官,也不过是学校保卫科的保安亦或者稍微会喊稍息、立正的老师罢了,所以毫无压力。

大学第一节还没有开始上课,就被狼教官烧了第一把火,这把火算是真的把小峰他们的气焰压了一压,算是卓有成效了。不过,中学懒散惯了,突然遇到些狼,对着自己嚎叫,再加上能进入小峰学校的,基本上高中属于成绩偏上层次,好学生给人印象就是乖宝宝,虽然没有那么夸张,后来还真是没有学生敢反抗了。

这次军训,一共进行13天,基本上作息规律如下:

7:00 起床

7:30 早操

8:00 早餐

8:30 正式训练

12:00 中餐、午休

13:50 集合军训训练

17:50 晚餐、小休

19:00 拉歌

21:00 结束训练

作息规律是定下来了,而接下来的13天,准时按照这个作息来进行日常生活,如果说中学军训只是闹着玩,这次学校是残忍来真枪实弹了。从来没见过的军训新花样:国旗方阵,表演方阵,花圈方阵等,都让小峰耳目一新。其次,军训教官来自n 军区的士官,通过军队严格的训练而来的战士,来训练一群刚离开中学的小鲜肉,算的是非常隆重了。不过,那些教官年龄也不大,有些甚至比小峰还要小,已经在军队里训练了两年,让小峰这个胖子对这些来自军营的教官刮目相看。

欣赏这些教官是一回事,心里怨气重重更是另外一回事。不再是和教官商量着来进行军训训练,教官也不会看学生的脸色行事,进入军训的那一刻起,注定了汗流雨下。装着军装,在操场下站立着军姿,一动不动像个木头人,有人动弹,全队受罚,这是军队的作风,而狼教官将军队的作风带到学校里来,自然引起不少学生的反感。

狼教官,具体的姓名叫什么,小峰早已忘记,只记得是一个一米七几、身材魁梧的大汉,说是大汉,也不过二十七八左右的年龄,给人一种稳重感。眼睛如狗眼,这不是骂人的话,凶狠、嘟嘟逼人算是一个特色。小峰猜测他是东北人,否则怎么会狼嚎如此高亢而浑厚,活脱脱是一个黑社会成员。当然,小峰明白,二十一世纪的黑社会已经不再是刀锋血染,这种模样是旧社会中混在鲜血中的成员形象。

浪教官第一把火烧在了见面会上,第二把火则烧在了第一次正式训练项目上。按照军事训练的训练大纲,对学生进行站军姿锻炼是必修课,第一次上课就是进行站军姿:“双手紧贴裤缝,

双眼平视前方,身要正,腿要直,挺胸,收腹。不准低头,地上没有美女。”他一边喊着,一边穿梭在队伍中,不时停下来拉拉同学的手臂,看是否双手紧贴了裤缝。他的标准是:他拉同学的手臂,如果能够拉动,就算违规。违规者不会受到处罚,反倒是整个队伍延长站立训练时间。动弹一下增加一分钟,违规一次增加一分钟。初始时间为15分钟,最终整个队伍足足站了半个小时,一个个不顾地上灰尘滚滚,摊在了地上。站着半个小时对于任何健康的人来说都不是问题,但是站着一动不动半个小时,首次自然是吃不消。而这一把火,慢慢将同学的懒散收敛些:不害怕自己受罚,害怕连累全队。如果是自己受罚,还没有心里负担,但是全队受罚,自然引起队伍同学的不满,这可是大罪,特别是在军训期间,增加一分钟训练时间,代表着多一分钟痛苦经历,没有进行过正规的军训的人,是完全想象不到那种心理负担的。

小峰所在的方阵,属于表演项目方阵,表演项目方阵一共有五个:匕首连,大刀连,棍术连,太极连,军组拳,这几个连都属于军训汇报表演最后的压轴戏,所以训练起来也格外严格。考虑到节目的重要性,学校也将最好的教官分配到表演方阵中,也算是表达对表演方阵同学的支持。狼教官,或许就是属于优秀教官的哪一类吧。小峰属于匕首连的。

匕首连,顾名思义,就是训练匕首的表演项目,学习的是匕首操,一个有12套动作,每一套动作连贯而有力,为了做好这些连贯动作,13天军训,12天在学习12套动作,自然也熟能生巧,只不过这中间的痛苦,也就只有小峰他们自己连队知道了。

狼教官,凶残自然是他的本性,对待训练,他从来都是严格至上,一个动作,一身吼叫,甚至一个眼神他都要管。“匕首,是防身武器,短而坚,出手就是快和狠,不能有一丝犹豫,所以,你们动作要流畅,脱离带水的像个娘们,就不是一个男人应该有的动作。我会认真教你们如何成为一个男人,而不像教出一些畏手畏脚的娘们出来,听到了没有。”小峰是边做着套路,边听教育课。狼教官对娘们和男人的定义很明确:拖泥带水是娘们,干脆利索是汉子。在隔壁是太极表演连,都是一些靓妹,应该说是一些娘们,每次他说这话的时候,有几个美女都向他这边张望,当然,结局是美女被他们教官处罚,而狼教官在一旁为那个教官加油助威,导致太极连对这位狼教官既爱又恨,爱他大气,恨他看不娘们。不过也就匕首连知道,在狼教官的眼中,军训中就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娘们,一种是汉子,不分性别年龄。

既然要锻炼匕首连同学成为汉子,那就要对学生严肃以待。一个动作做到标准才能休息,很多时候甚至是手撑着了半空中,他叫停,所有人就这样举着手,等着他检验。他一个个调整手的高度和角度,匕首连一百人全部检阅完毕后,已经过了一两分钟了。收回手的时候,已经不是肌肉将手臂垂直放下,而是整条手臂进行自由落体运动,惨叫声一片。这个时候,狼教官开始抱怨:“叫什么叫,这还是小菜。”这对他是小菜,对同学却是主菜。抱怨声他从来是左耳进右耳出,甚至是左耳不仅,右耳自然没有出的东西了。

一天最轻松的莫过于晚上拉歌,没有枯燥乏味的军姿站立,也没有反复训练的匕首操,更没有狼教官咆哮,一堆人坐在一起,你说一句,我说一句,然后狼教官站起来,开始教同学们唱军歌:一二三四一二三四象首歌,绿色军营, 绿色军营教会我,唱得山摇地也动,唱得花开水欢乐...... 有的是站着唱,有的是坐着唱,有的甚至唱着唱着躺在了地上。在军训期间,没有人在意操场上是否干净,只要是累了,只要是干的地方都能做。想来那段时间水泥地上只最干净的时候,有一大群大一新生做免费的清洁工。狼教官的歌声拥有都是最响亮的那个,他有时毫不理会我们怎么唱,独自一个人高歌,有时我们唱着唱着停下来,静静听喝他歌唱。他的歌声不如酷狗音乐上面那些歌星唱出来的那么甜美,如果说那些歌星歌声是水,狼教官的歌声便是火,说好听没有歌星那种灵巧的嗓子,说难听却又听起来格外的舒服。他的歌声和他人一样,浑厚和充实,眼前仿佛是一片稻谷地,饱满的米撑爆了外衣,流出雪白的肌肤。听着听着,很多同学都只是静静听着他唱,而他也将操场当成舞台,用歌声尽情述说军营的泪,汗,友,情。毫无做作,毫不拘束,这也是隔壁太极表演连爱狼教官的一个方面。

虽说狼教官新官上任就放了两把火,但是这第三把火一直到他离开都没有放出来,小峰记得狼教官离开的背影,那是在最后一天军训汇报表演结束以后的事情了,连句道别都没有,在铁的纪律中,狼教官留给小峰的,只有坚定的步伐以及魁梧的背影。大学四年,很少有人走近小峰的内心中,但是狼教官以他的两把火和歌声,在小峰心里占了一个席位。

小峰一直都在想,如果哪天在某个城市某个地方,见到曾经上了第一节课的老师,他会和这位老师说什么,最后小峰想出自己的话:“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