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沙漠的诗
素材 1478字 98人浏览 凌原

篇一:沙漠与海


昨天才看的沙漠
今天就看海
从西边的塔克拉玛干
到东边的黄海
真的不远,不信
它只有心的距离
那茫茫的沙漠
荒凉的,只有我的呼吸
那茫茫的大海
奔腾的,只有海浪的咆哮
不对的,不对的
沙漠也有疯狂的时候
海也有她的温柔
沙漠像男人的胸膛
热情能烧灼你的心
让你在困难中前进
大海像XX的子宫
滋养着多少美丽的生命
让你在感动中前行
我的心里真的不能平静
海和沙漠在我心里来回的放映
那荒凉的沙漠啊
以前也是海
那碧蓝的大海啊
也能干涸成沙漠
我的心乱了,天也乱了
西边的沙尘暴来了
东边的海啸来了
是沙吞没了海
还是海淹没了沙
不对的,不对的
是你赶走了我的青春
让我的爱在沙漠里变成骷髅
大海啊
我来了,迫不及待
把骷髅放进你的子宫
从新孕育成,海的地平线
那一艘乘风破浪的船


篇二:致沙漠


我用一天空的云爱过你
我曾以为我先流下深情的眼泪
就可以借四两东风的酒力
醉成一片狂乱的春天

我用一棵草爱过你
像一枚蜂针
在你粗糙的皮肤上输出幸福的蜜水
——这滴水之恩的爱最终以根竭而亡

之后我用一小汪雨水爱你
用一粒盐爱你——
哦那血脉里的纯净
骨子里的结晶体
我上次的泛滥距离下次有多远

乃至后来只剩下血凝的咸
和心生的苦

云海远逝
野火烧尽
我的爱选择沉默作为最大的美德

很多年
太阳滤掉过多的火辣
在某个
洒下丝丝温凉的夜晚
当你体内隐痛像卡在鸦嘴里的硬刺
你还会
记得我吗
一滴埋在你沙底炼狱里的金光闪闪的


篇三:躺在沙漠上的哭泣


我不是一块金子
我不会发金光
充其量我只是一块铁
一块被人丢弃在沙漠的铁
你看见的
是一大片一大片的铁锈

一身铁锈的我
不会将手中的儒扇一展
充扮才子
你看到的
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
甚是平庸

不像疯狂的野豹
可怕的冲动
却也不是乖乖的绵羊
静静悠悠

我是一株枯黄的野草
被人踩在脚下
尽情的蹂躏
看不见明早的黎明
不知道迷人的日落与日出
只知道心像月球般
被折磨出一个个环形坑

他们是狂暴眼红的猎人
而我
只是一头未经世事的小牛犊
他们的大刀终是砍向我
我该如何反抗

我问飘在大海上的水草
他们却身不由己
我昂首问天
繁星答案竟是无计可施
末日!哪里才是我的路
原谅我这块在沙漠上的锈铁
愿上苍将我打救
哪怕是小小的提示

自己的平庸羞愧到无话可说
但我不愿最终长埋碎沙下
被那毒辣的太阳
活生生的化掉
那无情的怒风将我柔弱的身躯吹到灰飞烟灭

我祈祷上苍赐件衣服
给我这赤裸的凡人
哪怕是粗衣一件
至少那可以抵御寒冷

我的处境
如在悬崖边的受了伤的小鸟
想要展翅高飞
却因为那碍眼的伤
不得不

在悬崖边上
孤苦伶仃放声呼救
没有人回答
没有人出现
没有人援助
我随时有可能掉进那万劫不复的深渊

我在求救
你们听见了吗?
没有人没有人
终究躲不过缓落热泪的结局

渴望那无边无际的草原
而不是沙漠
渴望那蔚蓝的天空
而不是深渊
我想说我渴望
却只能说出“我想”

我想做我要做我渴望做
说给谁听
那万人膜拜的神?
不!
那些话将传到
那忠实的土地
至少那不会骗我

那些所谓的神
带着个面具虚伪的做作
唯恐没有人知道他们拿强大的力量
在他们面前
我一文不值
只配做快锈铁


竟词穷
莫销魂
我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
好好的做上一梦
但梦成梦碎却是他们说了算
我只是一个配角
啊好累
想盖上软软的被子
躺在软软的床上


篇四:沙漠


因幻想而寂寞的沙漠
在最后的冰河纪到来时
驱走了鱼和飞鸟
清洗了骨头
最后的死亡临界点
干净的亡魂永葆青春


篇五:沙漠的呼唤


我终于看到了火车
我在这荒无人烟的大沙漠上
已漫无目的了四天

第一天,我看到了胡杨
它倔强得让人敬畏
一排排的胡杨
粗壮的手臂
互牵成一座座隧道

第二天,我看到了枣椰树
它露出生命的果实
沐浴着日光,金灿灿的

第三天,我看到了骆驼
它是单峰的
背着干涸的海洋
流着最后一滴汗
看它渐行渐远的蹄印
风一推就成了新月形的沙丘

第四天,我终于看到了火车
它晃晃当当地驶进了杨林
鸣出一串哀呜
金沙缓缓地从沙坡上滑落
沙漠也呼唤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