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花会开
初一 记叙文 801字 158人浏览 孟利娜86

盛唐大诗人李白在《落日忆山》中曾留下这样的诗句:东风随春走,发我枝上花。 我不想考究李白的真正原意,浅白的诠释成只要心随春走,心花定会绽放。并非我糟改诗圣绝句,都是因为经历。 我刚结婚不久,工厂将莲花泡附近的平房分给我一间。 较早就听说过,莲花泡景色宜人。因距厂区有两公里的路程,且土路不太好走,致使都工作几年了,一直没能光顾。 那日趁搬家的间隙,慕名前往。可恰逢秋季,莲塘干涸,残荷横竖,几许忧伤,与脑海中的莲塘大相径庭,不禁大失所望。 接下来的每个茶余饭后,忙完了琐事,怀揣期许,固执的绕莲花泡行走,步伐多有沉重。 那个冬天,雪也比往年较大些,塘面被厚厚的白雪覆盖,俨然一张白纸。仿佛只要掀开白纸,荷花便亭亭玉立。不禁赞叹大自然,他能盛江河,任涛涛东去。也可裹万物,藏娇艳于心,化污泥于圣洁。 当春风拂过,莲塘雪水充盈,残荷朽于水中,不久便化作养料。虽昨日红颜不在,然高雅风骨犹存。 而周围草木已逐渐苍翠,莲花则不漏声色,不免让人忧心忡忡。慢慢我发现,尽管莲花栖息于此多年,可尚未入乡随俗,仍保持着固有的生长习性。 时光盼到了夏初,一片片翠绿色的荷叶才钻出污泥,探出水面,真可谓千呼万唤。 荷花疯长也快,眨眼间,绿伞撑满莲塘,花红竞相开放。 小坐于碧翠落红的莲塘岸,赏着满堂荷花,梳理一下盼花的心路。我有所感悟。仿佛自己就是一只盘翔于塘面的蜻蜓,期盼多时才拥有梦境的港湾。恰如杨万里《小池》中的诗句: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如今,离开莲花泡已有二十多年了,时常忆起那些窥荷的日子,不无感慨。当年盼花时的血气方刚,如今却两鬓染霜。 我倒觉得,男人,如一湾莲塘。莲花盛开时,满目清秀。秋霜拂过后,却又是另一番景象。虽琴瑟沧桑,倒也味道十足。 人这辈子,从事的行业各有不同,大多不会一

帆风顺。只要自己积极的努力过,以平和的心态接纳自己,含苞待放的心花,当如期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