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走茶凉,末路的爱
初一 散文 2645字 106人浏览 雪舞迎君

如果爱我,那就不要离开我,我想要的很简单,一生一世一双人,生生世世长相依。--题记医院里。到处都弥漫着药水味和消毒水的味道,来来往往穿着病服的人都像是失去了魂魄的行尸走肉,脸色苍白而又无力的走着。我讨厌医院,我讨厌医院的味道,我讨厌医院的所有所有,我以为自己不可能再踏进医院半步。然而,我自己现在却在手术外度日如年。月夏璃看着‘手术中’这三个字就好恨自己,为什么自己的错却让自己身边唯一的亲人来承担,她好希望躺在里面的是自己。手术灯终于灭了。月夏璃走上前慌忙的问情况,答案却让自己震惊了半天!奶奶是癌症晚期,这次突发情况,已经来不及了,奶奶她已经走了,唯一对自己好的奶奶走了,月夏璃的心揪的让人喘不过气来,疼的想要死去一般,回到家中,在奶奶的床上躺着,回忆起以前的点点滴滴,泪,无声的流了,黑夜与她融为一体,像是给她盖了一层薄薄的夜衣来告诉她,不要害怕,还有黑夜去陪伴她。月夏璃不明白,她不明白为什么妈妈从小就不爱自己,她也不明白为什么现在她又来打扰自己平淡无奇的生活。手掌蔓延在枕头上,轻轻的抚摸着。突然,发现摸到了一张纸,打开看,里面的内容更让自己震惊,她竟然不是妈妈的亲生女儿,竟然是捡来的!这真的好荒谬!信中还说; “小璃,你不要怪奶奶,奶奶现在才告诉你这个秘密,我怕你性子冲动去找你妈妈麻烦,小璃,奶奶走了以后,要一个人好好的活着,替奶奶好好的活着,你未来的路还很长,没有奶奶这个累赘,你会过的更好,小璃,奶奶很爱你。奶奶绝笔。信上的笔迹很深,有些字已经模糊不清了,应该是奶奶含着泪写完的吧!奶奶,小璃不能就这样让你不明不白的走,小璃一定会让她痛苦的! 月夏璃把所有的钱都存在卡中,把房子也卖掉了。经过一番调查,月夏璃有些嘲讽的讽刺她所谓的妈妈,自己和奶奶过着贫困的日子,她却谎称自己是孤身一人并且嫁给了一个有钱的男人,最后还有一个天才儿子。名字叫洛尘。原来是跟自己一所学校的。月夏璃的眼睛透露着骇人的毁灭。似是来自地狱的撒旦般令人恐惧!凭什么自己的奶奶走了,她却连看都没看,凭什么对奶奶那么残忍! 她却要保持着她的贵夫人头衔!为什么、为什么要让自己苟延残喘的活着?月夏璃租了一间一室一厅的房子。把自己奶奶的衣服都跟自己的相随着。然后又为自己找了一个工作,是酒吧的服务员。自己实在是没有办法可选,别的工作不是嫌弃自己小就是嫌弃自己笨手笨脚的。来到学校,在远处看着行驶进来的汽车,里面坐着的人就是妈妈最爱的儿子!月夏璃看了一眼便转头走掉了,她的背影看上去竟是那么的孤独撩人、单薄,仿佛一阵清风就能把她刮走似得。按照自己的计划,月夏璃假意让自己被他的车扭伤了脚然后晕了过去,第二步是图书馆的相遇,第三步是篮球场的联合赛,往后的每一步都在自己的规划之中。可越往后接触,月夏璃越是对他不忍心。操场上。月夏璃跟洛尘互相靠着背谈话。“尘,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像小璃这样的啊!”当时她清楚的记着,洛尘的话带有一丝害怕和窘迫。“那小璃当你女朋友好不好?”只记得当时洛尘害羞的在自己的额头上微微的烙下一吻。从那次以后,自己一直跟洛尘在一起,形影不离。可越跟洛尘在一起,心里就越疼。一天。一辆黑色的汽车停在月夏璃的面前,她知道,是洛尘的妈妈来了,也是,自己以前的妈妈! 咖啡厅里。月蓟当场就给了自己一个巴掌。心,已经痛的麻木了~!月夏璃发疯似的朝月蓟咆哮着,把她压在心里的苦都统统的哄出来。月蓟整场都冷着脸,直接开口说:“你到底怎么样才能离开小尘?”“离开?我怕我离开后,你儿子会发疯的找我! ”“月夏璃! 小尘的路程一片光明,我不想他就这么毁了!”“毁了?毁了不是更好吗?我一直在地狱等着他啊、怎么?是在求我吗?放心,我三日后便会离开这个城市,绝不踏进这个城市半步,但是你必须给我足够的钱去留学! ”“只要你离开,一切不是问题!”“不要!小璃你不要离开我,你不是答应我不会离开我的我?你现在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突然从后面冲出来的洛尘把自己的心瞬间跌入万丈深渊,她想过无数个秘密被揭开的的时候,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会这么突然!月夏璃没有理会他,转头说了声,记住你答应我的事情! 马路上,洛尘在后面紧追着自己。洛尘上前抓住月夏璃的胳膊一把把自己扯进他的怀抱,他身上的味道还是沁

人心脾的薄荷香味。然而,过了今天,这个怀抱永远也不会属于自己了,就让一切都回归到原点吧。但接下来的事情是让她最为后悔的事情!月夏璃用力的甩开洛尘的手,忍住自己的颤抖和眼泪,冷声咆哮道:“洛尘! 不要再这么执着了! 如你所看到的,我是为了报复那个女人才接近你的! 现在已经结束了,我们、我们分手吧!”说完捂着脸跑向前方,她怕,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哭出来,会把好不容易累积的伪装一瞬间土崩瓦解!突然,一辆开着极快的汽车朝自己驶来,当时的血液都凝固了,没有躲避,也没有恐惧,有的只是轻松,一切,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原本自己就打算让妈妈求她,让她去奶奶的墓前道歉,再然后就是简简单单的一瓶药和一杯水,安静的在奶奶的墓前睡着可当车子朝自己行驶过来的时候,身后突然被重重的推了出去,再然后是一片血迹。是那种吞噬了全部黑夜的声音,是那种全身血液凝固在一起就差爆发的声音,是那种万千蚂蚁撕咬着你的心脏的声音!往后的一切都似乎恢复了平静但却又不像。还记得当时洛尘对着月夏璃的耳边用尽全身力气说的话:“小璃,不要在自甘堕落了、你奶奶去世我很抱歉、但是我是真的爱你的、小璃,答应我,要好好的活下去,就算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爱你,你也要好好的爱自己”。一年过去。白色的病房中。一位少年安静的在病床上睡着,像是睡王子一样,等着心爱的女人亲吻他的额头。全身都绑着绷带,有些器官也插着管子,脸色苍白的像一张纸。一年过去了,洛尘仍没有苏醒过来。床边的手机突然抖动了一下。映入眼帘的是一条信息:“尘,我是小璃,一年过去了,我已经按照妈妈的要求考上大学了,是不是很为我高兴呢?我想要一个愿望,当作你奖励我的奖品好不好?其实,小璃的愿望很简单呢!一生一世一双人,生生世世长相依。”病床上的人手指动了几下,脸上似乎有一种很淡的笑容。早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了病床上沐浴着洛尘,远处的鸟儿成双的在树上欢快的叽叽喳喳的。病床上的人脸上的笑容极显的透漏着。他感觉到了!他感觉到小璃在阳光下朝他伸出手,脸上的酒窝称托出她的灵活。洛尘也紧紧的抓住她的手,彼此在阳光下四目相对,一切都静止了!彼此的眼中没有别的人,有的只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爱! 这种爱可以带你走向辛福也可以带你走向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