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与我
初一 说明文 2734字 127人浏览 vm123vm

大海与我

我曾经爱过大海,爱她的汹涌,爱她的澎湃。我曾经喜欢站在海边任波浪拍打我的脚,喜欢静静站着听大海传来的翻腾声。海水是蓝色,却不是纯蓝色,蓝色中夹杂着灰色。她表面看似欢快,单纯的,就像蓝色;但它的内侧却成熟,固执,就像灰色。大海是深不可测的。平时看似平和的大海,你不知道她何时会掀起大风大浪。

我父亲是一名渔夫。“妈妈”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陌生的词汇。父亲告诉我,我母亲在生我的时候难产过世了。因此,我从小就和父亲两个人相依为命地在鱼村里过活。我们的生活虽然过得很简朴,但是却很幸福。父亲要我好好读书,他希望我有朝一日能有一番成就。父亲认为镇上的学校比渔村的学校有素质,他拼了命工作也把我送入镇内的中学上课。渔村里其他孩子都很羡慕我能到镇内上课,我也认为自己是村里最幸福的孩子了。

父亲是位很努力工作的人。日升而做,日落而息。当我一有独处的时间,我喜欢坐在沙滩上看着大海。那海与天相接的地方,似乎有一道亮光,呼唤着我过去。我常在想那个尽头有一个怎么样的世界,应该是个美丽的地方吧!我不觉得我孤单,因为有大海陪伴我。当我无聊时,我会为自己唱歌,也为陪伴我的大海唱歌; 当我伤心时,我会向大海哭诉,我感觉大海正在安慰我; 当我在海里游泳时,我感觉大海正在拥抱我。我一直相信我和大海是拥有共同语言的人。我把大海当成是最亲的朋友。有时,我甚至把她当成母亲看待。

中学毕业了,我以优越的成绩获得奖学金能到美国深造,攻读海洋生物学。当时,父亲非常高兴,为我感到骄傲,也感到很欣慰。他甚至高兴地把这件事告诉全村的人。看到父亲脸上的笑容,我也感到很开心。我庆幸自己没让父亲失望。看着窗外的大海,心里默默地告诉他,大海,日后我们就要一起工作了!

到了异国,我必须更努力学习,适应这里的生活。我攻读的海洋生物学是研究在海洋性生存空间中栖息的生物及其生活历程的科学。因此,我和同学们常到海

边去进行实地考察活动。望着这里的海,我知道他是和家乡的海连在一起的。父亲可能正在海上捕鱼,而我现在在这片海上做研究。因为大海,我觉得我和父亲的心是相连的,距离并不是我们之间的障碍了。

父亲不擅于使用先进的电子产品,所以电话成了我们唯一能联络彼此的方法。有一日,父亲如往常般拨电话给我。父亲告诉我不必那么辛苦打工赚钱读书来补贴在国外高昂的生活费,因为他得到了老朋友的推荐能加入一个大规模的捕鱼团队。父亲也说虽然每次出海的日子会比较长,有时甚至一出海就要在海上逗留长至一个月,但相对的酬劳也会更高。我鼓励父亲去参加该捕鱼团。我不是因为父亲能得到更高的酬劳而鼓励他去的。我是希望父亲能和朋友一起出海,减少寂寞。我不想让他常在家里看见我的照片,思念远在美国的我。这一夜,我们聊了很长的时间,因为我知道我必须珍惜和父亲通话的时间,之后只要父亲一出海就不能那么常拨电给我了。

父亲只要每次出海回来就会拨电给我。他已经一个多月没打电话给我了。我想他这一趟出海好像是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过了一个多星期,我还是没有他的消息,我不以为然,心想他应该平安无事。我开启电脑,上网寻找资料,顺便游览面子书。我被一则有关于海难的新闻给吸引了。当我看了那则新闻,我震惊了!我在新闻里的身亡者名单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那个名字恰好和父亲相同,我告诉自己那应该是和父亲同名同姓的人。我感到忐忑不安!我尝试拨打电话回去,但父亲迟迟没接起电话。我的心慌了!我越来越不安,我立刻订了机票,要马上回国。

美国到马来西亚的飞行时间约24小时。24个小时的时间对我来说似乎过了一年,我恨不得我马上能到家,马上见到我的父亲。终于到了机场的离境处了。今天我回国了,但我却在机场看不见我父亲那张慈爱的脸孔。我想起昔日只要我一回国,父亲便会来机场接我,然后我们便坐在长途巴士上聊着聊不完的话题。现在我却是一个人搭四个小时的长途巴士回家,旁边坐着的不是父亲,而是一个陌生人。我告诉自己不要担心,也许父亲真的出海了。

从美国回到关丹的老家花了我一整天的时间。我终于回到了我熟悉的小渔村了。这里也许没有美国的先进,没有美国的繁荣,但是我就是喜欢这小渔村的老实,他的纯朴。我沿着渔村的小路,慢慢地走回家。村里的大婶们看见我的眼神和以往不同,我想可能是他们感到惊讶,因为我事前没通知就马上回国了。回到家了,我没有看见父亲,可能父亲真的出海了吧!客厅的小茶几上摆放了我和父亲的相册,墙上挂满了我和父亲无数张的照片。我坐在沙发上,拿起相册欣赏我们以前一起拍过的照片。这几年我们照的相少了,照片也没照得那么多了。看着这些照片,不禁勾起了我对父亲的思念。

这时,渔村的村长和几位大婶神色凝重地走进屋里。我倒了茶,请他们坐下。村长告诉我一个惊天动地的事情。他告诉我,父亲出海捕鱼的那艘船不幸遇海难,而父亲也当场身亡了,而他们至今仍无法寻获父亲的尸首。我哭了,我很难接受父亲离开我的事实。村长也向我表示歉意,他无法立刻联络我,因为村里的人并没有我的联络号码。

那一夜,我无法睡得安稳。我拿起父亲的照片,奔向大海。看着大海,我生气了。我朝着大海大喊。我怨大海为什么要夺走我的父亲。大海明知道我的父亲是我的一切,我的唯一。没有父亲,就没有今天的我。我对大海的恨意猛然而升。我厌恨大海不但夺走我父亲的生命,就连父亲的尸首也给夺走。我感觉大海背叛了我。我曾经爱过大海,敬重大海。然而大海却如此残忍地对待我。大海使我不能报答父亲的养育之恩。大海使我无法尽我生为女儿的一片孝道。大海甚至不让我在父亲临终前见他最后一面,不让我好好地把父亲葬在土里。我对着大海哭了,求大海把父亲还给我,但大海仍无动于衷。

回到美国后,我无法继续专研海洋生物学了。父亲死的那一刻,我与大海的缘分已尽。我们以前的关系曾经有多么亲密,但现在我们就像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我曾经爱你有多深,对你的很也就那么深。我不能接受这“两面虎”,这“披着羊皮的狼”。父亲坐船行驶在你的怀抱中,你却风云突变,突然狂风暴雨,露出凶残的一

面,夺走我的父亲。你不仁,我不义。我不会再上大海的当了。我无法再接受你了。大海,我要报复你!

我弃读了海洋生物学,转读了海洋工程学。海洋工程学是以开发及利用海洋资源为目的,并且工程主体位于海岸线向海一侧的新建,改建及扩建工程的学科。其中工作包括填海,兴建海上提坝工程,人工岛等。没错,转读海洋工程学就是我用来报复大海还的其中一项计划。一开始攻读会比较辛苦,但待我毕业后,我会多争取各填海工程。无法把父亲葬在土里一直是我的遗憾,但填海工程让我感觉我把父亲好好地葬在土里了。

大海,请你小心!我决心要报复你了!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都坚持把你给填上。就算我死了,我也会效仿女娃化为就精卫一样,用一沙一土慢慢把你给填平,为我父亲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