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初中
初一 记叙文 6583字 861人浏览 纤歌凝尘17

这篇文章,我重点回忆了我初一、二的生活。我写的一切,都是我当时

所感所想。

我的初中生活,被包围在萧山之梦里。我的初中,因萧山之梦而存在。

梦的变化,就是我的变化。

也许我写的并不好,但望你们细看

回忆初中,诠释萧梦

(look back,with Xiaoshan of dream)

这是一篇完全依靠我的回忆,站在我个人角度写的关于初中的回忆录。

通过这篇文章,你会认识一个脆弱的我,真实的我。

(一)

这篇文章,是对于我回忆中的初中生活的描述。

我记得初中的那些,却不像记得小学的那些,那样让人容易淡忘。我记

得初中的那些,不同于过去的一切形式。

那里不仅有生活。爱,炽痛和欢乐也如同烟草卷在雪茄,不会让我清醒

于未来的生活。它让我沉醉,沉醉。换来眼泪。

我在写作,写我的初中生活。那一切都如同苞蕾,纯洁也无暇。我不敢用语言包裹它,因为它如此娇嫩。所以我会写得明了。我无法写得让它充满神秘,因为它本来就让我感到明了,在此中神秘,不可触及。迷惘。

(二)

初一

我初中的回忆,留在初一初二。

记得小学最后的暑假是略伤但沉浸在网络里度过的。

进入泸二外,我的第一眼便是站在寝室里望向遥远的高楼建筑。它们确实存在,却在漫天黄沙间若隐若现。它让我怀念故乡,怀念暑假时对她

人的思念。我的军训,在思念与泪水中度过。

我在班里第一认识的是两个人,刘鑫,钟晨硕。第一个,认为是运动健将网游高手;第二个,认为是学习厉害的同学。后来,逐渐在日常的学

习中,名字才一一记得。花了半学期。

那时,我是没有心思学习的。我的心里只有家乡,过去,还有那首英文歌《想念你》(Miss you) 。我很脆弱。每天正午,我都会跑到女生寝室后面的乒乓台那,望向前方的大门——那时,我又想起了家乡的距离和那人又有多遥远。烈阳,我又想唱歌。看着本子里幼稚尚不成熟的英文字体,我缓慢唱到:“我不想有这样的感受,我只想在你身边,我不愿

看到我们分开,我只想从心底说出那句话,我想你,真的。”

只记得那时,我不会唱歌,我不知道唱歌是什么。我唱不上高音。但我

只想唱,然后掉泪。

当我进入午休时,我会掉泪,然后醒来,在一片宁静中起身,望向窗外

宁静的充满阳光的世界。

当然,那时我还没有大声唱歌的习惯,和寝室的同学也不怎么交流。我

只知道想念。那么,学习又是什么,我那时并不知道。

我在班里上课,我和一位成绩很好的同学有过同桌——林灏。当我们在做算术题时,他算得很快,以至于我都不知道怎么下笔。我眼睛也看不见黑板——是的,那时我才发现我近视了。勉勉强强,学会了实数运算,

但学的很差,这也是导致我后期复习屡屡受挫的原因之一。

我沉浸在回忆里,以至于我不会人际交往。我在后来和杨曦怒,林灏的友谊都曾到悬崖边缘,但每一次伤害,都是我带给他们的。我感到非常

抱歉。

记得第一个中秋晚会,我试图让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进入大

家的温馨欢乐里。我差点成功。

那天晚上,我试图注意班里的女生们。有一个名字很好听的女生——边雨。我看见她,觉得鼻子挺美。当她站起来时,我笑了。太矮了。我一直在注意班里的女生们。但目光总是放在边雨身上,她的鼻子。不过,

她们吃苹果的戏我着实没看明白。

我记得我唱了几句英文歌,在那天晚上。

着实,那是一种发泄的方式。从那以后,我终于开始学着融入初中生活。 后来,我一旁是寝室长——简恩培,在他的前方是一个短发女生。那天晚自习,她拿着应该是她的毕业照回过头来问室长:“你觉得相片里的这个人长得怎样,是不是很帅?”我第一眼注意她,戴着眼镜,下巴尖尖的,挺文艺的。不过她能问出这样的问题,我倒不这么判断了——判断她是成绩很好的学生。我很好奇,于是我也问问她:“谁呀?”“不给看。”说着,把那男生的头给遮住了。我想笑,看着那么烂的像素装下这么多的人的相片。我便继续做作业。“她是一个小气,成绩倒好不好的瘦奄

奄的文艺生。”我心想。谁知道,在第二天体育课,最后离开教室的我和她还有边雨,她先把门关上,她要穿运动裤,说:“叫姐姐,不然不放你出去。”我很无奈,不想叫,却又不知道这里的女生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当她穿上运动装的时候,心里真觉得她应该去当运动员,

而不应该在这里纠缠我这个笨家伙。

初中的第一个归宿假,欣喜地踏上故土,但在这片熟悉的土地上,我又感到陌生。思念,太过于浓烈,以至于忘记时间的变迁。我走了一个月,

以至于,我认为已一年半载。

后来,我写了《回来的故乡》。

当我又回到学校时,我又开始想念,想念假期的愉悦。我做了手术,甲沟炎。那时,除了寝室里的朋友的几句关心问候,也便没人过问。当我一个人穿着拖鞋在月考考场间穿梭时,年级的同学投来异样的眼光,那时,我感到很孤寂。我仿佛被孤立。我仿佛又回到了开学时的状态。

又一个归宿假,大概是国庆假,我去到杭州。萧山机场。

一位从落地窗消失的女子引来我的回忆。她走得快,以至于她的身形都

显得如此神秘。

那时,我沉迷于菲茨杰拉德以及其年代的作家的作品。他定义的爵士时

代,是对于我来说繁华,妖艳,迷情的年代。

后来,我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这个词——萧山之梦。女子,是一种化身,

我的情感寄托于此。关于梦的说法,女子及其象征对于我来说,本来就是一种梦。我并没有尝试解释这个词,它真正的含义就连我也无法一一

罗例。

女子,她是一种象征,从我第一眼看到她。因她勾起的回忆,从那时起已是模糊。我不再感到痛苦,我经历过麻木,到现在。我挺开心。

我寄托象征于女子。那代表我的期盼。

女子是美丽的,我无法定义。后来,我因她想起了爱尔兰,suede ,英伦摇滚。我开始重温。我还记得国庆,我去了世博会。在那里,也是我对爱尔兰回顾的一个起点。因为我到了爱尔兰馆,那时我真的很高兴。 后来,我来到上海,奔赴于上海大舞台,赶上了一场suede 的复出演唱会。一夜间,伴随着他们妖艳传奇的节奏,我完全回到了英伦摇滚的世

界。至此,萧山之梦已经形成。

后来,我写了《华丽之朵》这篇文章。

是的,我对于萧山之梦的开始,定义,对于我对音乐的回顾,发掘,我认为,这些过程都是快乐美好的。我没有受到伤害,我沉浸在我的萧山

之梦里。

后来,我便写了《国度》。

那时,萧山之梦里蕴含的,是我的美好期盼,直到初二上的初期。

后来,我给萧山之梦定义了一首主题歌,便是BSB 的《我的心意》(Shape of my heart)。我在杭州有过最美好的时光,我会骑着自行车,在阳

光下,那让我感到莫名的舒适,然后耳朵里便荡漾着这首歌。

我每天都去一个设计公司去上班,是我那时在杭州的日常工作——为了完成实践作业。每天的打卡,便当,电影...... 当然,也包括这首歌。

我喜欢在清晨听它。

在这个时光里,我便是在这首歌的陪伴下度过的。

初二

我沉浸在萧山之梦的期盼中重回校园。

经历一年的训练,国旗班的服役——担当护旗手;成绩的大幅度提高,

竞争的屡屡胜利,萧山之梦的建立,让我完全融入初中生活。

初二的中秋节晚会,非常令人难忘。

那天晚上,我唱了几首英文歌,也是从那开始,我唱英语歌的特点被真正发现了。后来,我们花了大部分时间照相。我还清楚地记得与唐曼红,刘旭,邓琳元等人的合影。我们在欢笑声和拥抱中度过。也许我们都开

心地忘记了男女之别,以至于后来被班主任批评教育。

还记得最后,那位曾经让我倍感有文艺范却又有点在学习上不正经的女生引起了我的注意——头发变长了,脸上红彤彤的,挺可爱。我们坐在地上,她做了个请求:“摸摸我的头好吗?”我不解。林灏,唐曼红在一旁催促我。我问:“为什么呀?”“那样的话你就能像是我哥哥一样了。”我笑了。在旁人的催促下我勉勉强强地抚摸了一下,感觉奇怪,

但也挺高兴。至少,这样抚摸女生的头我还是第一次。

当晚会结束的时候,作为我认为今晚玩得最开心的我,自然也就留下来收场了。我也清楚地记得,一位叫张美文的女生。我还记得在学习上我和她的种种过节与帮助。那一晚收场,她的不高兴被我发现。她说她羡慕我。她流过眼泪。我没有办法,我尝试与她交谈。的确,当有时,自己的朋友站在最开心的地方却忘记自己,是一个叫人心酸的事。也直到

今天,我对她仍有丝丝愧意。

也是从那天晚上起,我开始对那位“文艺”女生有了关注。直到现在,我想,她在我脑海里的印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或许,是当初我并

不清楚她。我想,文艺并不适合她。

加大我的自信心的,当然最数期中的一次歌唱比赛。那次,我几乎被年级英语老师都认识了。当然,在当晚观看比赛的同学也都认识了我。我也认识了那些年级里“举足轻重的人物”,其中也令人意外地收获了一

份美好的友谊——与一位叫罗雨涵的同学。

的确,直到那时,我完全忘记去思念家乡。我完全融入了那份注入了萧

山之梦所含有的期盼的学校生活。我很快乐。

当天晚上,那些班里喜欢欧美音乐的同学也一起为我加油,我感到温馨。

我参加歌唱比赛,是我的和蔼的英语老师,刘老师鼓励的。我很庆幸我

拥有这么好的老师。

当天晚上是我在众人面前初试歌喉,按照我现在的审视观点,唱得非常的不好,即使是降了调也没有唱出感觉。可见,那时我没什么唱功。我根本不会唱歌。我唱歌,望着我们班里的同学,望着那一排期望的眼光。我说不出什么感觉,但我仍然记得我在台上晕乎乎地,望向他们,隐隐约约,看见他们最后起立鼓掌。我仍然记得这一切。我的眼光也不时停留在坐在中间的“文艺生”。我想笑。那段时间,我开始叫她,小姐。 也从这一晚开始,我开始提升自身的素养,顿时觉得,魅力对于一个人

来说至关重要。

就在比赛之后,我立马投身于运动会开幕式的国旗班训练。我很高兴,我作为第三个擎旗手,护送运动会会旗。那样预示着我代表整个运动会。我也无法忘掉开幕式进行时全校师生投来的目光。那一刻我感到很自

豪。

从初二开始,我便有了在寝室里洗澡大声唱歌的习惯,那时,我还是不知道什么是唱歌,只是为了在众人面前赢得赞赏。所以,我大声唱。虽然我还是唱不了高音。我和钟晨硕在洗澡堂里,我们一泡便是十分钟以上。我们中午唱,晚上唱。中午,在灿烂阳光的透射下,在温水的洗礼下唱歌是最好不过的事。我唱西城,钟晨硕唱陈奕迅。但可惜那时我并不喜欢粤语,喜欢中文歌曲。很多时候,我们赤裸着身子站在窗台前,还在那里哇哇大叫,钟晨硕扭着屁股在那里洗内裤,我便在后面晾衣服。

这便是所谓的一丝不挂。我们唱,惊动着后面打乒乓的同学,惊动着一

旁寝室的同学。

我很庆幸遇见一个和我志同道合的朋友。

也经常,我们睡觉时,不是我跑到他床上一起,就是他跳过来。有时,我们鼻子碰着鼻子,在交谈,在谈今天发生在各自身上的事。也有时,

他借我曾帅翔送他的大海豚抱着睡觉。

伴随着我出现在各种活动里的身影,我渐渐被大家熟知,也伴随着我的

“野心”的扩张。野心,指的,便是我在学习成绩上的斗争。

一直在我心里,便有一些死敌,就像王奇,兰思宇。只是在当时看来,我恨他们有时比我好的成绩。有时,我像在进行军备竞赛,我拼命地学,

一直在努力。但就算这样,有时我的实力还是不敌他们。

不过,有些时候,我还是会在小姐的交谈下放下笔,和她谈谈。有时,

在活动的催促下和她在一起合作,也是一件快乐的事。

她是一个较为成熟而又神秘的人。

我也很庆幸,至少我能够与她有过同桌的时光。

我也还记得,我委托张美文,边雨传达信封的事。

直到最后,最盛大的五四晚会要落幕了。我被选举在压轴节目上和一女生演唱英文歌曲,即便,我当时选了这首《当你告诉我你爱我时》。那位女生是4班的一个同学,和她相处过一段时间,也便觉得难忘。我心

里也默怪,小姐拒绝了我同台演唱的邀请。

当我穿着不是很合身的西服走上台时,我能听见尖叫声,我很高兴。但我的眼睛在台上向台下搜索,却什么也看不见,也看不见可恨的小姐。

也许,那次上台是我在初中生涯中的一次顶点。直到那时,我自认为的

知名度,也许是大大提高了吧。我很享受那段时光。

那时,我的唱功有一定提高,也明白了如何唱歌。但我依然无法唱上稍

微的高音。演唱上只好用假音替代。我唱功依然平庸。

我和小姐一直都保持较好的友谊关系,从中秋晚会开始。也许在这时,

萧山之梦的定义,正在准备发生改变。

我一直扬言要提笔写萧山之梦,但我一直没有动笔。因为关于积极浪漫的故事是没有思考价值的。我在思考,后来便把这个故事转变为了一篇凄美的闹剧。它来源于生活中,来源于我身边。这也是我后面要讲到的。 我还记得,在期末考试的冲刺阶段,我们全寝室的人员在熄灯后一起集中在厕所里背书的画面。王奇,钟晨硕等人的“骚扰”,“打斗”。十

一点,我们一齐准时上床睡觉。

我也还记得,中途下课同学们围观少女时代,bigbang 的MV 。

也不知过了多久,暑假又来了。

也终于,我提出了让现在既欣慰更后悔的决定——转学。从初一开始,我便在成都补课,也就在等这天。当我以为我在泸县二中不会有什么留恋时,现在却不同了。我达成心愿地离开了,却发现,我的心早已滞留

在了那里,我时时刻刻地想着那里。

我转学的目的,一个便是方便上名牌高中,这或许我和家人共有认识,但我提出转学的另一个理由,即便是某些友谊受挫,想逃避,一了百了。 后来也很抱歉,我并没有与班里的同学打声招呼。也许许多朋友会认为

我是一个不重感情的人。其实不然。我也有我的苦衷。

的确,在初二后半期,我与朋友间的关系屡屡受挫,有些是因为学习的

狠斗,但有些,是因为我个人的敏感因素。

某些感情,我怕付出却无法拥有,也怕在一次次敏感中失去希望。

最后,一些感情逃避了,却有一些永远也无法逃避,甚至愈来愈浓。 后来,我清楚记得,我在杭州四十度高温下,顶着父母训斥的压力下所做的事。一脸的心酸,直到最后把那箱礼盒送出去为止。我记得那里面

有一张bigbang 的CD ,以及我抄写的诗篇。

直到假期最后,我去了一趟黑山谷,重庆。我度过了美妙的时光,遗留

下的痛苦却是难以诉说。

直到初三开学,我在迷惘中开始在回忆的脑海里硬塞进新的生活......

初三

也许我真正的改变,应该在初三。

初三,我的一切都改变了。我面对的是一个没有过去的环境,一切都重头开始。在这里,我没有了一切的优势。我沉默,我没有多说什么,我只知道学,想。至少,初三再也没有时间给我去做学习以外的事。我对

初三的人和事,并没有记忆太多。至少,我的心停留在了原来。

感情即是不变的,在思念交织的每个夜晚。这一期间,我迷恋《味道》

和《一生中最爱》。

我的唱歌技巧,在初三有了大幅度提升,也巩固了我的功底。虽然有时

候还是紧张有点失误。

我在思考唱歌。我还记得我初一二时的唱法,令人有些可笑。我不会唱。我唱英文歌,但没有感情。现在我唱国语。我不仅唱歌,我也在思考,我用感情唱。希望这也能作为一个我走向成熟、慢慢成长的具有代表性

的过程。

也正是从初三开始,我开始以眺望者的身份了解泸县二中的动静,也从这时开始,我学会bigbang 的歌曲。直到初中末期,我开始接触粤语歌。也是从这开始,我真正学会领悟粤语歌词的含义。现在发现,那其实就

是在描写生活。

直到现在,我开始唱粤语歌。

其实在我上初一年级时,我开始爱上杜拉斯的文学作品,我爱她的神秘叙述口吻,爱上她描写的那些反常规,所谓的不可能的爱情。我开始学

习她的口吻。神秘。

在这学业的转折期间,我的萧山之梦的定义,在无形中发生变化。直到最后,我由对感情敏感引起的纠结的痛苦,让我在神经麻木的深夜,开

始撰写这篇酒精催发后的思想产物,直到太阳升起。

现在,我已写完《萧山之梦》。

现在的萧山之梦,也就是关于HC 小姐的一篇讽刺故事。它包含的梦想,

也许是不可触及的。梦,最终又美丽期盼变成无奈的幻想。

的确,在后来的生活中,我询问过,我征求过。

后来,我以杜拉斯语言式写了《爱》。一篇关于距离的文章。但我想表

达的感情是不变的。

现在,每当我想起杭州,我便会提及那个美丽忧伤的地方——萧山机场。 直到这个暑假的结束前,我还会有一次到达的机会。只是希望,那时,梦——无奈的幻想,最终也可变成新的期盼,或是新的开始。这一切将

由她人改变。

我的初中生活,或许只有初一初二。当然,我也有太多太多没有写上,我写不完。因为它就如同苞蕾,纯洁也无暇。我不敢用语言包裹它,因

为它如此娇嫩。写不完,包括事与物。

我写不完我承受过的心酸的感受。

对于我整个的初中生活,有时灿烂,却多时忧伤,只是当我再度回望时,

我说不出话。

剪影的你轮廓太好看,凝住眼泪才敢细看。

Chauvin 〃Allen

2013〃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