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外婆
高一 记叙文 6698字 1085人浏览 iris20122012

怀念外婆

文、一帘幽梦(把此文献给我永远思念的外婆以及天下为儿女付出心血的父母亲!)

生命的长河中有很多人会用你的一生去回忆,这些人曾经给你过你很多呵护和爱,让你永远铭记在心,犹如常青藤一样时时缠绕你,让你在心底挥之不去,每当回忆和伊人们在一起的时光,就有很多感动存于心底,随之泪水会充盈眼中,这种对伊人的思念是一种心底的痛,一种永久的怀念。

而外婆就是我心底永远的怀念,如今她已经去世五年了,可是外婆的身影却时时在心中萦绕,根深蒂固,永久的埋藏。很久就想写一篇回忆外婆的文了,可是迟迟没有提笔,因为害怕泪打湿双眼。但我还是下定决心,尽管会泪雨滂沱,我还是记下外婆给予我的点点滴滴,以及外婆对几个儿女所做的一切。

(一)外婆是儿女们的好母亲

外婆和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有着慈母的情怀、吃苦耐劳的精神和达观向上的品格。外婆如一首朴素而又充满内涵的长诗,一生充满平凡而伟大的色彩。 外婆是一位普通的家庭妇女,但外婆从小读过私塾,她具有一般家庭妇女所不具有的睿智和远大的目光。解放初,外婆18岁时就随着当教师的外公来到一个草原深处的小屯落,一住就是37年,期间,经历了土改、三年困难时期和“文化大革命”。

外婆生了一共九个子女,有一个女儿在十几岁时不幸因病夭折,我的母亲是最大的,身下有四个弟弟和三个妹妹,这八个孩子的负担对当时的条件可想而知。外公的工资当时还不到三十元钱,而且外公一心都扑在事业上,不善言谈,家里的事情外公几乎不闻不问,所有的重担都压在外婆柔弱的肩上,外婆一边照顾孩子们的起居,还要去生产队干活挣工分来养家糊口。外婆永远是忙碌的,是她的坚强的人生信念在支撑着全家人的生活和希冀,白天的忙碌和劳累过后,夜里还要在昏黄的油灯下做针线活,不是缝补衣服,就是为孩子们做鞋。一缕缕凌乱的头发飘在外婆疲惫的脸上,那长长的针线在外婆长满老茧的双手上穿梭着,夜深了,外婆依然在灯下把密密的针脚缝在儿女的衣裤上、、、、、、外婆心灵手巧,做的针线活是

远近闻名,我小的时候从小到大是穿着外婆做的绣花鞋长大的,外婆为我做的衣服也是在小朋友眼里是最漂亮的。

外婆这一生最让人敬佩的是不仅仅她为儿女们付出的心血,更是让人竖起大拇指的是八个子女除了我的母亲外,其她的孩子都是通过考学自己有了一份满意的工作,大舅和三姨是教师,二舅和老舅现在都是副局级国家干部,三舅在省城机关工作,老姨在省油田。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不经历风雨,怎能随随便便成功?母亲常常和我讲起外婆供孩子们上学的情景。在当时那个年代,没有几家供孩子上学的,原因是糊口都困难,再说读书在当时也有无用的说法,但外婆却不这么想,她发誓一定要把孩子们供出去。孩子们一个接一个地上学,家里的境况更是艰难了,但外婆和外公认可砸锅卖铁都要供孩子们读书。

母亲和舅舅们对我讲,在她(他)们去离家三十多里的镇中学读书时,外婆害怕耽误孩子们学习,有时间就步行去镇里给孩子们送衣物和吃的咸菜。据妈妈讲,有一次,母亲因交通不便有三个星期没回家,已经弹尽粮绝。一天上午,正在上课的母亲被老师叫了出去,出门一看,外婆竟站在教室门口,她穿着臃肿

的棉衣,厚厚的花头巾裹着冻红的脸,眉毛、鬓角都挂满了冰凌。原来是外婆估计母亲的钱已经用光,就约了另外一个同学的母亲,为了省火车票钱,竟然冒着严寒,步行三十多里来学校看我的母亲还有当时也在住宿上学的大舅。外婆见到我的妈妈立刻从怀里掏出煮熟的鸡蛋,还有两罐头瓶咸菜,一罐给妈妈一罐给大舅。外婆嘱咐母亲几句就匆匆离去了,寒风凛冽,外婆侧着身子,用手捂着脸,步履蹒跚。母亲看着外婆远去的背影,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就是这样的艰辛,苦心人天不负,大舅和二舅,三姨和老姨相继考学后有了工作,只有妈妈由于当时眼睛近视不愿上学没有坚持到初中毕业,后来也当了几年民办老师由于种种原因不当了,二姨是为了减轻家庭负担自愿下地干活了,后来也有了工作。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二舅、三舅、老姨和老舅还没有成家时,退休后还一直默默无闻工作在岗位上的外公被诊断为肺癌,辗转北京几个大医院治疗后外公还是没有挽留住外公的生命,走完了他六十个春秋生命的里程。而更多的重担依然担在已经将近六十岁的外婆身上。后来一向刚强的外婆又相继给三个舅舅和一个姨成家,外婆也算完成了她的心愿。而今她的儿女们都有了自己的孩子,更令人欣慰

的是家里出现了两个博士、一个研究生,一个在上公安专科大学,而且有的孩子还在进行着学业,孩子们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努力地实现着自己的人生目标。

外婆在儿女们心目中永远是一棵挺拔 的大树,永远是儿女们避风 的港湾。

(二)外婆留给我的记忆

我从小在外婆身边长大,外婆留给我的记忆很多很多,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有外婆相伴,外婆给予我的爱和关怀是我一生都无法报答的。

小的时候,我家离外婆家不远,我常常和弟弟妹妹到外婆家玩,外婆是一位很有爱心、热心肠的人,无论邻居有什么困难,她都无偿地伸出手去帮助,由于那时年龄小,不记得一些事情,但我却知道外婆家的邻居和外婆家关系很好,我经常去外婆的邻居家,而邻居家的人对我也很好,有时她们还留我在她们家吃饭。

在我小时的记忆中存留最深的就是外婆对待家里的动物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外婆家曾经养了一头小毛驴,在小毛驴出生不久后,小毛驴的妈妈就因病去逝了。于是照顾小毛驴的任务就落在外婆的身上,外婆精心地喂养着小毛驴,每天都在给小毛驴喂牛奶时和小毛驴说说话,都说动物很有灵性,这句话在小毛驴身上很有灵验。日久天长,小毛驴渐渐对外婆产生感情,把外婆当做她的妈妈,外婆去哪里它也去哪里,自己的家毛驴毛驴经常出入,刚开始舅舅们

很不乐意,但没有办法后来就习惯了,更有意思的是外婆去串门,小毛驴也跟着去,外婆去挖菜,它也在后面跟着,就如一个吃奶的孩子不离外婆左右,但外婆对它却一点也不厌倦。而后这条小毛驴也为外婆家做了很多贡献,

外婆的鸡、鸭、鹅、猪等都会听外婆的口令,我经常听到外婆一喊“回来”,小鸡们就从四面八方涌现出来;一喊“来啊”,鸭、鹅们就大摇大摆地来吃食、、、、、、小动物们都是外婆家的一份子,大家和睦相处,其乐融融,外婆的爱心不仅温暖着每一个在她身边的人,更是给动物们无限的关爱。

在我上初中去外地求学时,由于外公的去世,那时老舅也在和我在一个地方上初中,大舅也在那所中学教学,三舅也结了外公的班在那个小镇教学,出于无奈外婆含着泪离开了生活了三十七年的故乡,乡亲们也是对外婆恋恋不舍,多年的老姐妹相处犹如一家人一样,乡亲们望着外婆渐渐离去的身影,都在抹着眼泪,但是无奈的选择使外婆不得不背井离乡,去往另外一个陌生的地方。

外婆家搬到那个小镇时,我上初中二年级,外婆也

不让我住宿了,我就住在外婆家,当时的家境很贫寒,寒冷的冬天买不起媒,外婆不顾颜面,就去镇上的粮库的门口捡一些卖粮车牲口吃的粮草,外婆那佝偻的身影不停地忙碌着,有时放学回来我碰到也和外婆一起捡。外婆在一旁看着牲口吃过的粮草,等粮车一走,外婆就赶忙用耙子耙,有时灰土满面,外婆也顾不上擦,等粮车散尽时,外婆就背着柴禾一步步向家走去,步履蹒跚的足印写满小路。

我还和外婆去村外的田地里捡玉米杆,和外婆一起去捡牛粪,我和外婆就这样用双手一点点捡起的柴禾度过一个又一个寒冷的冬天。回想起那个年代,条件太艰苦了,家家缺衣少穿,而且那时的冬天比现在冷,有时雪下得很大,第二天清早起来门都推不开,只好邻居们互相帮忙,才把门打开。

在外婆家住的这几年,外婆给予我的是我今生都无法忘却的情怀,我和她相依为命,每顿饭虽然都很简单,但我吃的却很香;每一天晚上我偎依在外婆的身边,感到很幸福。生病时有外婆无微不至地照顾我;有什么心事时外婆我都会和外婆述说,外婆耐心地开导我,使我走出迷茫和困惑。

在当时外婆家还有四个孩子没成家,二舅、三舅和老姨都走上工作工作岗位,老舅还在念书,生活的重担压在了外婆一个人的身上,但外婆没有被困难压垮,她先后给三个孩子成家,老舅也后来考上公务员,如今孩子也已经上初三了。

在我考上县重点高中时,需要要到县城上学,而外婆家也因为老舅的工作原因搬到了县城,那时外婆和老舅租个低矮简陋的房子,虽然我不在外婆家住,但我会经常在周末去外婆家,外婆做好吃的都要叫我去吃,外婆还偷偷给我一些零花钱,虽然那时外婆家也是一贫如洗,但外婆却在我的身上花费了很多心血。她给予的是点点滴滴的关怀,而这些点滴关怀足矣温暖我一生。

经历十一年的寒窗苦读,我考上了大学,我依然还是离不开外婆的惦记,老姨穿过的衣服都拿到了外婆家,我不能穿的衣服,外婆就给我改制,那时外婆已经将近七十岁了,夜深了,外婆戴着老花镜为我缝制

衣服,每一针一线都凝聚着外婆的心血,我真的无以报答这份慈母之心。

在后来我大学毕业了,外婆又督促舅舅给我找人分配工作,还亲自为我张罗婚姻大事,常常为找不到如意的对象发愁。外婆这一路走来,在我身上花费的心思,比任何一个晚辈孩子都多,我是外婆看着长大的,从外婆身上我也学到了一些做人的道理,外婆的思想的开阔、对生活的坚强信念,对儿女们的悉心关怀都让我由衷的敬佩。

我一直在牵挂着外婆,有空就去看她,成家后还经常把她接到家里,给她做些好吃的,可是外婆一生节俭惯了,总不让我太破费。我唯一做到的就是尽一份孝心,以回报外婆对我的恩情。

晚年的外婆是很幸福的,儿女们的生活条件渐渐好了起来,舅舅们都很孝顺的。外婆没事的时候就去打打麻将,和老姐妹们唠唠家常。

时间如潮水一样很快逝去,外婆也历尽岁月的沧桑走到了风烛残年,花白的头发,很深的皱纹深深印记着岁月的磨砺,牙也渐渐脱落,不能吃一些硬东西,

但外婆的身体一直很好,活到八十多岁没有进过医院。

可是谁也没有预料到那天外婆突然在清晨起来忽然昏倒,头痛的很厉害,等送到医院时还很清醒,当我去看她时,她还说那么忙怎么来看她啊! 当我看到外婆躺在医院的床上,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跑到外边痛哭失声,我知道外婆这次得的病一定是大病,正如我预想的一样,外婆在见我后不久就昏迷不醒了,医生说外婆脑血管里长了一个瘤,以前外婆一头疼就吃正痛片顶着,从不和别人说,她的性格就是刚强,有个头痛脑热从不麻烦儿女,所以外婆从未让儿女们为她操心。

而这一次病的严重性也和平时外婆吃正痛片顶着有关,在我们这的医院医生说不能做手术,得去大医院,后来舅舅们把外婆用120急救送到省城医院,当时外婆已经人事不懂,医院建议两种方案,一世是做手术,一是保守治疗,后来舅舅们决定还是为外婆做了手术,外婆总算又活了过来,但外婆已经成了植物人,尽管舅舅们和我们当晚辈的倾尽所囊化了将近17万元来挽救外婆的生命,也没有听到外婆的声音,但

出钱最多的二舅说我们尽力了就无怨无悔。

外婆每天睁着眼睛躺在家里的床上,可是一切的熟悉的人和物都无法让外婆在认识我们,她每天都四处张望着,也不知她在想着什么?也许她累了,不愿意说话了,也许她不愿离开这个世界,想望着儿女们、、、、、、假如外婆还能说话,还能和我们在一起,那该多好啊!可是任何的挽留就无法阻止她的离去,就在外婆手术半年后,外婆终于离开了她眷恋的世界,到天国去和外公团聚,而这一天外公足足等了二十三年。

如今外婆已经离开我们已经五年了,而外婆慈祥的笑容依然存我心中,外婆温柔的声音依稀伴在我耳边,我日夜思念的外婆你在那边生活是否可好?你一直惦记的外孙女已经调回城里,也住上了楼。你的孙男娣女们生活得都很好,你的孩子们都还好。生前你是大家的主心骨,惦记这个,想着那个,你的一生都在为孩子们着想,你的一生平凡而伟大,你是那默默

无闻的春雨,滋润每一个孩子的心灵;你是那刚劲有力的小草,装点着整个明媚的春天;你是那棵故乡的那棵古榆树,记载着一个又一个古老的故事、、、、、

亲爱的外婆你那在那里还好吗?多少个静静的夜晚我难以入眠,我在仰望天上的流星,哪一颗是你划过天际的身影呢?你能不能再让我听一听你那声声叮咛,你能不能再让我拥你入怀,你能不能再感受你那无私的关爱、、、、、回味你的一切让我今生难忘,而对你的思念夜夜草长,我多想化作夜莺飞到你的身边,夜夜陪伴在,我多想变成一只杜鹃鸟每天为你歌唱、、、、、

这位生活在两个世纪的慈祥老人就这样走了。留给我们的只是无尽的思念,大自然是无情的,人最终都是要走的,我的心在痛啊!外婆走了,我却没有任何办法能把她留下!我能用照相机留下世间的万物景象,却不能留下这位慈祥的老人,此时,我已是忍不住泪流满面,窗外,夜空中的星星眨着眼睛,伴着我满脸的泪水,一起来怀念我的外婆、、、、、、、

太太的外婆去世了,享年95岁。

上个月,太太的外婆就时常表现出一些不太好的状况,是丈母娘告诉我们的。太太和她外婆的感情很好,知道这个情况后,一直要去看看。上个月,我们一家特地抽空去扬州看了一下外婆。

外婆知道我们要去看她,就没急着去睡午觉,而是坐在客厅等我们。我们看到的外婆,精神状态的确不太好,不像以前那样乐呵呵地和你说话(因为她喘得很厉害。有时,夜里因为喘得吃不消,还要坐起来),她只是一直那么坐着,和我们笑笑算是打过招呼了。我们说话,她只是听着,我们看着她喘得厉害,都关心地问她,可她怕我们担心,总是说不难受。外婆的眼睛无力地、也无目的看着什么。从我们进屋到我们离开,她基本没有说话。太太知道外婆的为人,外婆总是自己做着、忍受着、尽可能地不麻烦别人。外婆是难受的,太太知道。

想到去年春天,外婆也出现了一些不好的状况:发烧、咳嗽、一度曾经神志不清。得知情况,我们马上赶到扬州。还好,外婆顺利地挺过来了,而且,后来身体一直不错,没再出现什么异常情况。太太说:外婆一辈子从事教育事业、一辈子与人为善、从不对别人发火、总是替别人考虑,最后从小学校长位上退下来颐养天年,这次也一定能逢凶化吉的。

但是,这次老天没有开眼,把太太深爱的外婆带走了。我们一家赶到扬州,只能对着外婆的遗像深深地鞠躬、再鞠躬,以表达我们晚辈对外婆的敬仰、怀念和哀悼。

外婆走了,石塔那熟悉的小路将变得不再熟悉。不过我相信,外婆在天堂一定会过得很好,因为,她的晚辈们会在人间为她祈祷。

悼念外婆

2008-08-17 10:36 作者:爱情鸦片4841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今夜我端来一盆水放十字路口,外婆的背脊冉冉的在水中升起,外婆的话语在耳边回荡:如果有一天小燕子找不到外婆了,就在农历七月十五的那晚端一盆水放在十字路口就能看见外婆。小时候的燕子听不懂外婆的话的,直到有一天外婆离开了我才明白水里可以印出外婆

的灵魂来。

今夜的天空很灰暗,没有一颗星星,水面上荡漾着层层波浪,没有外婆的脸,而这起伏的波浪恰如外婆那弯曲的背脊,那沉重的天空也在悼念那些死去的亡灵吗?没有星星的夜里我找不到外婆的灵魂,往事却如潮水般涌起:

瘦弱矮小的外婆弓着弯曲的背脊背大哥背大我背大调皮的小妹,外婆用那仅有三寸之长的小脚走过了一季又一季的春。残酷的天灾过早的夺走了外婆唯一的靠山,封建的无知与愚昧掠夺了外婆的孩子,一生中只留下母亲是外婆唯一的依靠,年轻的外婆把爱给了母亲,年老的外婆把爱全给了我,失宠的灰姑娘躲在外婆的怀里委屈的撒娇,外婆用她那干枯的手拭去我委屈的泪珠:别人不要小燕子,外婆要。

十四岁那年外婆便闭上她那双深陷的眼,八十三岁的外婆终于摆脱了孤独和寂寞,然而外婆依旧走的那么的凄凉悲切,送葬的除了我们一家人就是请来做事的‘八仙’父亲抬着沉重的棺木,年少的大哥捧着庄严的遗相,母亲像个泪人一样跟在外婆背后,瘦小的外婆躺在冰冷而空荡的棺木里怎能不凄凉?我拉着年幼的小妹悲痛的走在母亲左侧,小妹扯着孝服哭闹着问外婆为什么躺在里面,不出来见她。母亲的泪更止流不住,我抱起小妹说:回去姐给你端盆水就能看见外婆,外婆在水中。终于在村口我母女三个被几个男人拦住,女人是不能上山送葬的,母亲一步三叩首嘶哑的喊到:妈,你走好!而我早已泪不成泣了,外婆的走把我的爱一并带走,从此不再有人会疼爱受伤的燕子,眼前的一切顿然暗淡无光。

与外婆相别已有十余载了,每次受伤过后总忘不了去她坟前静静的坐上几分钟。如今的我早已背井离乡再也没去看望过外婆,就连那记载我童年的小山村也不曾踏入,每每在生活上感情上受伤后都有想见外婆的冲动,不知天上的外婆可否还能认出早已面目全非千疮百孔的小燕子?倘若外婆的灵魂有知也一定会疼惜她心爱的燕子。

外婆你能看见小燕子在为你叩首吗?请张开你的双翼,把你的背脊伸给我,带着我飘向夜空。。。(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