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母亲
初一 散文 1924字 52人浏览 三只小熊001

写母亲

世上有一种东西,永远默默隐藏在内心,伴着每个人走过。每每想起,便有一种莫名而清晰的感动和温暖。

小时候,最留恋的是母亲的手,每每在寒冬,每每我的小手被冻得冰冷时,总有母亲用她那柔和温暖的大手,将我的小手包裹,或是不停地揉搓着,或是将我的手和她的手一起放入她的口袋,在寒风里走。当我的手被那火热的柔软包围,当深陷在母亲关切温馨的眼神中的时候,我的胸膛便热流涌动,再无寒冬之感,似漫步在春日日。再无未知之路,无论走到哪儿都不在怯懦。我享受这感觉,这仿佛被母亲捧在手心的感觉,全身心都洋溢着母亲手心那恰到好处的温度。只要母亲的手在,我不在害怕陌生,不在害怕黑夜,不在害怕远方。于是那时,看到在校门口等我的母亲,是我一天中最快乐的瞬间。

稍大后,开始自己上学放学,每每走到校门口,就会有一种错觉,仿佛母亲还在那个无比熟悉的老地方等我,会握住我的手,会放入她永远温暖的口袋,而那淡淡的温馨便氤氲在我的心头。

记得那天特别冷,我抖抖索索地走出校门,又看到了那熟悉不过的身影。照例她微笑着向我伸出她的手,并不断地搓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岁月的风霜已经无情地刮去了它的精致,使它长上了冻疮而显得发红,我看着母亲这双伸出的手,怔住了。母亲要上前来握住我的手,我却瑟缩着将手放入自己的口袋不愿拿出。

“是嫌妈妈的手不好看吗?”母亲顺着我的眼神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她微微摇了摇头,眼里有藏不住的失落,嘴角划出牵强的弧度。

“不是。”我低着头像做错事情的孩子,“我是怕我的手冷„„”

未等我说完,母亲用令我诧异的力量将我的手从口袋里拽出。那一刻,我分明看见笑容爬上母亲的眼角,眼里漾出的是幸福和欣慰。那一刻,我明白握着的一双手不仅在温暖着我,也在同时温暖母亲的心。

再后来,也许是长高了,长大了,很少再有母亲牵着手回家的时候了,这段温馨的回忆便被深埋在心底,不再想起。

直到今天,当春天的风吹开我的心扉,当这个“牵着我的手”的字眼出现在我眼前,当一串字流淌出我的笔尖,才发现那回忆是那样真切,从不曾褪色。感谢您,一直牵着我的手,让我从幼稚长到成熟,从软弱历练到勇敢。

忽然想起在网络上的一组漫画:当你很小的时候,母亲牵着你的手,教你用勺子,用筷子,教你穿衣服,洗脸,梳头发„„当你长高了,长大了,母亲一天天的老去,手也粗糙了,长满了茧子„„只要你还在她的身边,她就会很开心,很高兴,当有一天她老了,连站都站不起来了,请你紧紧的牵着她的手,就像,她小时牵着你一样。

忽然有种渴望,要将母亲的手好好地握在手心,就像当年母亲握住我的手一样。今年的冬天特别冷,我愿用我的心去温暖那双日渐苍老不再滋润的手,让母亲感受到儿子手心的温度,感受母子两颗心一起跳动的滋味。

感谢您,牵着我的手,我愿意,牵着您的手,一直往前走。

美的瞬间(写陌生人)

一位老人,我至今清晰地记着她的模样:花白的头发,突出的颧骨,满脸的皱纹,慈祥温和的笑容。她只是一位平凡的老人,却让我由衷地觉得——她真美。

那是一个傍晚,天空很昏暗,还刮着一阵一阵寒冷的秋风。只穿着两件薄衣服的我下楼到外面拿报纸,还没出楼门,就已感到了逼人的寒意。才十月中旬,冬天就快来了!我心里讨厌地念叨着。那段时间,一些莫名的事情总是让我烦躁无比。

拿到报纸,我被一阵风逼着跑回了楼道。这时我才注意到前面还有一位陌生的老奶奶。我跟着她进了电梯,按下了“3”。我隐约感到老奶奶的注意力集中到了我身上,我很不自在,悄悄地打量了一下她:七十多岁的样子,头发已经斑白了。

“孩子,身上穿那么少的衣服,你不冷吗?”她的声音缓慢而温和。我不由自主地转过头,正好撞见了老奶奶的目光,那么关切那么慈祥。“啊?哦,不、不冷的,还好吧„„”我结结巴巴、不自然地回答道,赶紧看向她身旁的“名爵汽车”广告。妈妈反复叮嘱过我,不要跟陌生人说话的。

“哎呀,以后啊,你可得多穿几件了!”她又急急地担忧地叮嘱,“天气越来越凉,就快入冬了,再穿得少就会感冒的!”她像是在唠叨自己的孙女,那语气熟悉得让我怦然心动。我忍不住又抬头看她:老奶奶的脸很消瘦,脸上的皱纹像一层一层正绽放的老菊花。但她的微笑很灿烂很阳光。刚才的陌生感和距离感一下子全消失了。在那深秋的一瞬,老奶奶脸上的笑容像太阳一样暖洋洋地照进了我心底那个小小的、冰凉凉的角落。这些天来我一直拥堵的心突然就豁亮了。

那一瞬间的美丽,让这位素不相识的奶奶,留在了我记忆的相册中。她可能并不知道,她的笑容,让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美:那就是信任关心和爱护身边的人——哪怕他是陌生人。

“赶快回家吧。”她微笑着与我道别。我也朝老奶奶开心地一笑,像燕子一般轻快地跑回了家里。

我突然觉得不冷了,而且,刚才还冰冷的楼道似乎也变温暖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