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记忆(南下二十四)
六年级 记叙文 953字 24人浏览 kingrainning

我看了农村各阶级分析这本书后,对自己误填成份一事感到遗憾,我不懂,爸妈怎么也不知?书中明确指出,只有一种可能才会这么填,那就是解放前三年,我是在爷爷家庭中生活,经济来源来自爷爷。

这时我确认当时填错了。在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要改过来並不是一件容易事,我先去找工作组施组长,我把我填错的情况对他讲后,他说:你填错成份的事,我们工作组不可以给你改,你认为填错了,你就自己填回来。

我当时清楚的认识到,自己要填回来並不是件易事,因当时单位的领导文化底子都很薄,一下子很难转这个弯,所以我先写了一封信去济南四里村办事处(我从邮电新村迁出的地方)去信中的大体内容是:我己在浙江平湖新仓落了户口,由于迁来时你处没在我户口中注明我成份,现来信请告知我在济南时填得什么成份。

很快收到济南回信,信中说:收你来信知悉,你己回到原籍居住,对于你的成份,城市以前都不定,你现己回到老家,就根据当地所定填。

我看信后感到失望,完全是一封对我无用的回信,我怕被人知道,造成不必要麻烦,很快把信烧了。

我只有硬着头皮去找单位张主任,他听我说明情况后,笑着说:成份是不能改的,我没听说过成份会变得,不过对于你,我们从未拿地主成份来看待你,共产党讲重在表现,我们还准备叫你入团,你別把成份一事放在心上。

我当时很犟的说:我下次不管填什么表格我都会填职工,既然是我自已弄错了,我就要改过来,张主任当时有点不高兴。后来我把这些事都告诉了陈医生,他对我笑了笑。

1965年底社教运动进入高潮,镇上常在大礼堂召开大会,为活跃一下大会气氛,大会前常叫人上台唱一个,有一次陈医生在众人掌声下,上台唱了首边疆处处赛江南他唱的非常好,会后他问我喜欢唱歌吗?我说喜欢。

不久全镇进行文艺演出,各单位都要出节目,我报了两个节目,一个代表工交系统,演集体节目歌唱楊怀远(是上海航运系统中的模范服务员)另一个代表铁器社独唱北京的金山上和马儿啊!你慢些走。

可能由于我笫一次上台紧张,刚发音有点抖,但效果非常好,几千人的会场一下子静了下来,我越唱越来劲,&&。

第二天驻在兽医站的工作组人员小张(学兽医,中专毕业抽入工作组)对我说:今后你, 马儿啊!你慢些走这首歌不能再唱,现在都在大干快上,要快走,不能慢走听他这么一说,

我差点笑出来,心想这种人也能当工作组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