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尾又开了
初一 其它 1008字 37人浏览 草雨之田

好像一帘巨大帷幕,冷冷地横亘在面前。我想我还是喜欢雨的,虽然在家的时候并不这么认为,大概还是物以稀为贵。

所以我愉快地独自出门了。

恰如我喜爱的空荡的街,热闹的人群被雨驱散了,我独享这片天地,王者般的占有,我的霸道仅在这时才重新展露了头角。

风景,一如预期那样,三年过去,在这时期之间,我大概已经领略完全,正如二十一年岁月里,我已经差不多历经完,或已有能力预见到某些人生。但我还是在此刻,模糊而深刻地感动。

鸢尾花开了,熟悉陌生已经不再明显了吧!我希望自己对于外界,希望自己的存在,温润友好,现实中我身形粗糙,带刺棱角,匆忙近乎于冷漠,无知近乎于苍白,无礼近乎于粗俗。所谓妥协,所谓让自己好过一点,不过是苟延残喘的借口,所以我们都还不愿意死去,只想在每一天黎明重生。这不啻是一种正当的观念,也深层次无可厚非,只稍感不安。 对于曾经的自己,曾经的朋友,我想我依旧是眷恋的,虽然我依旧,不再愿意轻易打扰。每个人都在开始或重新布局自己的生活,工作学习,洗衣吃饭,我努力经营的一切,或许正与你相似。以前说的要多联系,应该,都只是一句礼仪性的寒暄吧!你知道我一直不言不语,不是不想说,是嘴舍太笨拙。我一直在,只是越来越多地,你开始习惯对我欲言又止,正如我对你。我不知道就这样冒冒失失闯入你的生活,你是欣喜还是烦忧。

现在,我慢慢搜寻到了自己的价值,内心轮廓终于快要成型,就像在构思一本好伟大的小说,我构思自己。我开始被珍重,我再也不会无情地慌乱,我冷静沉稳,只是对一些人继续纯粹。其实我们都需要孩子一样的友情,在能年轻的时候继续年轻吧,因为我们会老很久,就像活着的时候得好好活着,因为我们会死很久一样。其实有些人,你知道的,是不需要在乎的,他们嘲笑唏嘘冷眼恐怖,虽然他们也在你的身边不离不弃,类似于一种厮守。但他们是绝少数的一部分的,你依然相信这世界的美好,所以你一直善良,不忍将那些同你一样善良的人也不小心一并伤害了。所以,有时候,生活如履薄冰,你越是小心翼翼,越是显现出你的怀疑你的不确定,而你内心纯粹的善,好像只被自己保留了吧!

生活,是需要一些染色剂的,赤橙黄绿青蓝紫,当然亦要留白,有些人不再去触碰,不是再不想靠近,再不想了解,只是感觉如今的自己还不够好,我粗浅的言行大抵会破坏你,所以我不配,所以我要等。时间,其实很难评价吧,它明明给了我们很多,我们刚想感激,它又将很多我们的珍藏,类似于等价交换,夺去,所以有时候我也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