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熏味
高二 其它 821字 70人浏览 yu丶qing

再一次见到奶奶,她还在灶上生着火。我见她从那里跳下来,向我走几步,再走几步,然后张开双手抱紧我,她抱得那么紧,隔着衣服我也能感觉到她掌心粗糙的纹路。她身上是从小到大嗅惯了的淡淡的烟熏味,熟悉的味道。小时候没有搬家,我一直和奶奶住的。爸爸妈妈要上班,很晚才会回来,奶奶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地照顾我。每天早上,我总是会在温暖的烟熏味里醒过来,奶奶从不特意叫醒我,而是静静准备了早餐,放在边上,让香味偷偷钻进被窝,然后趁我刚从梦中神游回来捏捏我的鼻子。入夜了,如果天气凉爽,奶奶会抱着我在屋外等爸爸妈妈下班,用存下的钱给我买好吃的糖果,然后用方形的糖纸折了小鸟放在我的窗前。它带着清新果味与烧过柴木后留下的焦末,在安静的夜晚等待那温暖的脚步声。奶奶总是在梅雨季节后带我去摘杨梅。她把我牵得紧紧的,紧得把指甲缝里的灰也嵌到我手上,可能是怕我一下子丢了吧。奶奶长得不高,但她总一次又一次尽为踮起脚尖,摘上面的、又大又紫的杨梅下来给我。别人问她为什么不等儿子回来帮忙摘,一个老人家多危险。她那牵着我的手,粗糙又温暖。她说:“小孙女等不及咯!”我记忆中的奶奶就是这样,总是赠予我一次又一次甜蜜的味道,哪怕上面依旧沾着乡下灶台上浓烈的气息。一年里最热闹的莫过于除夕。奶奶忙里忙外的,那双手永远能变出无数美妙的食物。更令人惊喜的是,有一回奶奶还接到了远在美国的大伯打来的电话。她握着话筒,用漏风的牙齿咯咯地笑,笑着笑着,眼眶红了,紧接着,便是满脸的泪花。她不断重复着“好,好”,一边哭,一边笑。那是我第一次见她哭。眼泪纵横着,在满脸的皱纹中流淌,就像一个小孩。一抹鼻子,手上的烟灰便挂在了脸上。那是时隔多年的事,当我又—次在夜晚失眠时,我都会想念,想念那熟悉的烟熏味,想念奶奶抚沉我睡眼的大手,粗糙的,温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