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一 散文 1250字 1482人浏览 520尹晓雨

清晨出门,可能因为起太早的缘故,路上还没见几个行人,大地白茫茫的一片,到真有柳宗元《江雪》中“万径人踪灭”的静谧。走进雪地,用脚一踩,咯吱咯吱的响,软绵绵的,看着空中飘扬的雪花,不觉得想起那句“白雪纷纷何所似,未若柳絮因风起”。

除了古诗,古人还留下许多与雪相关的故事,我对这些故事很有感触:最悲情的是苏武牧羊,食雪咽毡;最凄惨的是窦娥蒙冤,六月飞雪;最闲情的是张岱藏雪,以雪烹茶;最洒脱的是孟浩然踏雪雪梅,寒香沁骨;最励志的是孙康好学,映雪读书;但是真正让我久久不能忘怀的却是关于一只陈年木杯,和远在天涯,却能穿透岁月的雪意的友情故事。故事开头,只是这样一段淡淡的追述:

杯是只普通的陈年木杯,带着些细微的木纹与光泽,像是人世间那些小小的痴迷与眷恋,不忍释手的,却又如此可怜的快乐与流连。

雪还是多年前的那场天涯初雪,握杯的指是寂寞的。而多年前的雪意似乎有一种穿透岁月的寒凉,能把一切冻结成深致久远——像这只不动的握杯的手,还有,友情。

江湖中,还有谁记得这段杯雪之交?

喝下这一杯酒,故事的开始是这样的……

而关于杯雪的故事,似乎就应该从那个杯子说起。那是一个木杯。看似普通的,也不知是因为那执杯饮酒的人,又或是精心制杯的手,而透出一种属于君子的润泽来。就是这样一个杯子,联结见证了两个少年的一段穿透岁月寒凉的深挚友情。

很久以前,他们也曾经在月下相对而酌,但纵观整部《杯雪》,他们两人竟没能再见,但是三年一次的传杯、东西相隔如参商的挂念

真的很让人动容。杯酒之盟,杯雪之交,虽然不知道是怎样的开始,却已是我读到过的最好的友情。为了易敛那与生俱来,药石无效的病,少年骆寒只身前往塞外,苦觅传说之地的“痛质胡杨”,每隔三年磨制成杯,再不远万里,迢迢送来易敛身边。骆寒是一个很真挚纯粹的少年,为朋友两肋插刀,对友情无愧无悔。记得故事中写到:骆寒病重,昏迷中抓住一块木柴,柴也是木质的,就好像“痛质胡杨”,他就好像握住了朋友的手... 柴上的刺,扎破了他的手指,把他从昏迷中痛醒。他心里念着的是朋友有难,所以他一定要醒来。此情此心,昭然若雪。 而易敛则是以一身旧白轻袍带着荣辱不惊、从容不迫徐徐出场。凡是他认为有意义的,他就是拼尽全力也要守护。每个人一生里总要有一点坚持和执着,易敛无论多倦,多累,他也只有倾尽全力,将眼前艰难的道路走到底。说到底,他所求的,终究也不过是一个无悔无愧。整个故事虽然总有着烟水空蒙的凄迷,却透着雪意般的安静和生死与之的温暖。想着虽然风雨飘摇,世事不堪,但信念犹存,友情仍在,没有什么是不可释怀的。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否?”不知道一千多年前的唐朝,在那样一个大雪欲飘,暮色已降的夜晚,邀友小饮御寒,促膝夜话的白居易那握杯的手指,是否会如杯雪中寂寞而坚清?

时至今日,每到下雪天,脑海里总是浮现:“易敛与空杯对饮,寄托着对友人的浓浓思念;骆寒重伤下依然手握朋友的酒杯仿佛握住一生的温暖”的场景。这大概就是我所期许的“半生际会风云乱,唯有

相交倾故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