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转思念
初三 其它 2375字 20人浏览 angelkiss5240

我要走了。”泽有些难以开口地对默说。“啊?要走?去哪里?”默只是显得十分惊讶“澳大利亚。”“为什么要走?在这里不是挺好的?”“因……因为我爸爸被调过去工作,所以全家人一起过去。”泽的回答有些断断续续。“那什么时候走啊?”……

接下来的几天,泽忙着准备出发的行李,也就跟默少了些联系。

直到出发那天两人在登机口道别,算得上是近几年内最后一次比较正式的谈话了。“要经常打电话给我,别忘记呀!”默命令的口吻对泽说。“不行的,打电话太贵了,还是上网聊天啦。”话音落下,两人都笑了,笑起来很灿烂,也只有他们两人才能拥有这样的笑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机场的广播开始通知他们开始登机了。说话也变得有一句没一句的了。沉默取代了所有的嘈杂,两个大男生居然差点哭起来了,也难怪,十几年的感情。双方家长互相道别,然后泽的一家走了进去。

直到那驾搭载着十几年感情的飞机冲上云霄,默的一家才依依不舍地走出机场大厅,那天的阳光照耀着整个城市。

一个星期后,泽才慢吞吞地打开MSN,默在线。不等他发问,泽便向他那头发去消息,解释说到了这边后先休息了一下,又忙着联系新学校,于是直到今天才有空弄下电脑。默只在泽打字的空隙才能有空问一两个问题。因为泽一直在叽里呱啦不停地说,比如一家在香港机的时候遇到了哪个明星,就要了两张签名,等回来送你一张;又比如现在住的这里邻家的女孩如何如何漂亮,下次发两张合照给你开开眼界,等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默在这头对着屏幕诅骂了句,“小子,现在混得不错呀。”

接下来默进了高三,只有一年就要高考了,他是希望出国留学,家里人也赞成,不出意外的话可能去澳大利亚,两兄弟再混在一起,他是这样想的。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泽,却没有得到意料中泽的激动感觉,过了很久,泽发来句,“你如果真想来我绝对欢迎。”就匆匆地下了。

紧张的复习一天天逼近,默开始适应了每天只睡四,五个钟头的生活,十几本书,要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看完,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但默觉得这种代价没有什么不值得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高考一天天临近,默只能规定一个月上一次网,他便利用这宝贵的时间,给泽发去许多条消息,讲关于自己的种种,但是大多时候再都不在线,于是他只能留言,还是会收到回复的消息。

高考结束了,默考得很好,但是接下来的一个消息却让他郁闷了好几天。默的爸爸对他说,“我在澳大利亚的哪个朋友,本来就是准备让他带你过去的,结果前段时间陷入了一宗经济案件,暂时可能拖不了身。前段时间没跟你讲,是怕影响你考试。现在只能让你先在国内读一两年,到时候再过去。”

默不知道该怎么跟泽讲,原本两人都计划好了。无奈,默还是将所有的一切跟泽讲了,泽并没有十分失望,反而安慰默:“没事的,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大不了再等上一两年,到时候我会更加隆重地欢迎你!”电脑的两端都是嘿嘿的笑声。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切似乎又是在继续发展着两人聊天,只是时间比以前短了很多,默纳闷为什么泽会变得这么忙,他只是讲学业繁重多了,默也就没在意了,还时不时地教导他要好好学习之类的。

接下来很长一段日子都不见泽上线了,默想他大概是要毕业了吧,于是便很少能玩了,自己当初不也是这样。“万一这小子考砸了,他爸妈可能会怪是跟我上网聊天时间太多了,导致学习下降,那我就会愧疚一辈子的。不过这不大可能,他在国内的时候成绩一直比我好的……”说着,他又陷入了沉思,脸上挂了丝微笑。

不记得过了多久,泽终于上线了。默猛的发过去一连串诅骂,然后又问他考试情况之类的,答案当然是好消息,于是传过去诸如恭喜,请客之类的。彼此沉默了一会儿,泽那边传来话,“我以后上网的时间不会这么多了,然后电话也会打得少些。”尽管默很不情愿,也无能为力。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么一来,两人的联系确实少了很多,上网聊天只能东拉西扯些东西,然后泽又是匆匆地离线。很久等不到泽的电话,默就自己打过去,却老是泽的爸妈接了电话,“哦,他在洗澡,我叫他呆会上网跟你聊吧。”“他参加学校的远至旅行去了。”……

「一年多以后」

“默,听说泽他们一家过几天就要回来了。”妈妈的话令默兴奋地不知如何是好。“但是他们不会长住,可能只呆一个星期左右,好象是泽的妈妈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讲。我就不理解了,他们难得回来一回,你们两小子在一起玩一玩,我们大人聚一下不就好了吗,他妈找你能有什么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哎呀,我也不知道。不过澳大利亚那边爸说基本上已经搞好了,估计下学期我就能过去了。”

泽一家回来的那天,默全家早早地到了机场,阳光仍然是明媚的,同他们走的那天一模一样。等待显得那么漫长。终于,他们靠到了泽的爸妈的身影,兴奋地挥手,可他们的身旁,却没有第三个人。

待他们出来,默急忙问:“泽呢?怎么没看见他?”泽的爸妈没有回答,只是眼眶中有了些泪光。僵持了很久,泽的妈妈无力地说了句:“上车再说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车上,一切揭开了真相,原来一切都在隐瞒。

“其实我们去澳大利亚根本不是因为他爸工作的原因,而是因为在那时,泽被查出头部生了一个肿瘤,当时国内的医疗技术甚至无法弄清那个肿瘤产生的原因,于是我们只好全家选择去澳大利亚求医,结果查出那个肿瘤是天生就有的,只是到那时才被发现,不过已经晚了。医生说只能靠药物和化疗来控制起恶化,从而延长生命。但是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的,一年多前,他便走了,走了……”泽的妈妈已经泣不成声了。

“那不可能呀,他不是一直都在上网与我聊天吗?怎么可能?你们都在骗我?对吗?”那张曾经充满灿烂笑容的脸此刻布满了泪水,眼神在乞求着肯定的答复。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但你没发现这一年多来你们都没有真正讲过话吗?最多就是上网聊天。那是泽不希望你们知道这些,不想你责备他这么早就离开了你这个多年的好友,于是他在临走之前将他MSN的帐号和密码告诉了我们,要我们一定要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泽的爸爸终于讲出了一切。

……

终于去澳大利亚的事弄好了,默也可以去那片自己挚友曾经度过生命最后一段日子的土地上去怀念些什么,独自一人徘徊在街口。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