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
初一 议论文 922字 11人浏览 chen980903

门前的树

门前有一棵奄奄一息的老树,根部的树洞像个豁口,破破的,暗暗的,树皮皱巴巴的直掉屑,树叶即使是倒挂着也许(所)剩无几了,就那么从早到晚地呆伫在那儿。

夫子曰:人之初,性本善。我就琢磨着要让它再拥有一个春天。于是便欣然命名为“变式”,没有什么可释的意义,只是觉得那名中有一种意境而已。

好不容易从老花农那里习得了一点点园艺心得,都被我付诸了对“变式”的关爱的行动——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悉心照顾。可是它还是去了,抛却它那干裂而百千苍桑的躯干,树魂悠悠荡荡的不知去处……我恍惚了,许是救治已晚?我茫然了,许是它知足而归了? 从此,一有空闲,我便出神地望着“变式”留在家门前的形,心底有意无意在期待着些什么,自己说不清,道不明,总之,我在期待着。

那又是一年的春天,依旧是一个微寒料峭的春天,我在家门散步,忽然瞥见了那枯树的枝干竟染上了星点的新绿,惊讶!欣喜!“变式”终于不负我的深情,回赠了我一件无价的“礼物”。细细定晴:虽然,那些新绿部分来自青苔,部分是来自草藤,但是我还是嗅出了一股淡淡的叫作“清新”的味道,闭上眼,仿佛已置身在密密的山间,相伴着一片卷然(?)的生机。在这段时间里,“变式”伴着我度过了一个个空气中略带一点甜味的早晨,度过了一个个天空中浮着羽毛飞花般云朵的午后,度过了一个个明月朗照而银光微凉的的夜晚…… 春去又秋来,“变式”在肃杀的西风中生机又一次渐渐地消逝了。稀疏的枝干,粗糙的表皮显得更加的苍老憔悴。主干中心已空了,这一点我早就料到,但从无勇气去证实。在一个呼出一口气便幻化成一团白雾的清晨,我从树根部的洞口向里望望,“奇怪!”原先乌黑乌黑

的一片中居然闪着一对亮亮的“宝石”,接着又多了二颗,又成了三双,“哇噻!”原来是一窝猫儿。真正是“喜从树降”,只见猫儿们蜷缩在树洞的一角,而机敏的小耳不时地颤动着,眼睛圆溜溜地紧盯着这个同样睁大了眼睛二条腿的“冒失鬼”……

望着它们,我笑了。拍拍老树那磕手的树皮,心里默默地祷告:同是“上帝”的造物,让我们一起成长吧……

小“变式”在我的溺爱下、呵护下,从亭亭玉立到枝繁叶茂了,它每长大一分,我就觉得与大自然的距离近了一寸。对了,我明白了我心中的“变式”就是生命与生命息息相关最好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