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魂
初三 散文 1332字 211人浏览 江南伊7

(清明节到了,本人也参与到传统阵营里,为宣传传统,维护传统出一份力,虽然这力有点微不足道。本文强调了一个特定传统氛围对于一个人成长的重要性,文中大部分属真实,是依照本人真实情况来写

。“魂"字是本文的线索所在。汗,虽然看似没”魂,其实这个“魂”就是深刻于人一生的记忆。又是传统之“魂”,希望大家不要发晕了。)

过几天就是清明节了,外国时尚文化的浪潮不断侵袭着我们传统文化的堤坝。许多爱国者对此忧心忡忡,开始呼吁人们以民族的角度和心态对待我们的传统。不久,清明节就被列为法定节日,并有一天的假期。对于我而言这自然是惊喜的事。自从上了学,我的清明节就一直是在烦琐的书声中度过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清明节这一天,人们到逝去的人的墓上扫墓,拜祭,以表达人们对故人的哀思,我觉得这和外国的感恩节有些相似之处。只是感恩节中的“感恩”看起来更有着其现实意义,毕竟“感恩”的是活着的人。而清明节在我们看来似乎只是表面的形式主义,在现实上并没有什么意义可言。大多数人活着还就难免会有些恩恩冤冤,也许死后不免也引来一些不友好的议论----清明节就到墓前去骂几句吧,这种事也是有的。

小时候和大人们一起去扫墓,那时也只是觉得有趣,更因为完事后还可以分几颗土豆,或吃个水果。记得有一次是去扫爷爷的墓。我们一行五六个人来到爷爷的墓前时,我见到那里野草丛生,墓碑上的字也不怎么清楚了,也难怪,毕竟那时我六岁,而爷爷也去了8年了。

我一出生就没见过爷爷。因而在此之前我似乎还不知道我有一个爷爷,可能是大人们从未提起,而我也没问过他们。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伟,你先去那边的树下坐一会儿,我们要开工了。”二叔将我带到树下,我听话地坐下了,一点也没有撒娇。和我一起的是我的哥哥,他比我大两岁,听说他出生那天,爷爷非常高兴,匆匆地从外地起回来,把哥抱在怀里,个人笑了好半天也没停过,爸爸想要抱一下,却被爸爸撒娇似地拒绝了。后来爷爷拿出了一个大红包,放进了他的哥哥的婴儿袋里。可是从那以后他就再也笑不出来了,好像是得了肺炎,这在当时是不治之症。所以,他走了,在我的梦里,他走得悄无生息,身影悄悄地远去,而我却看不清,尽管我十分努力地想要想起。

大概是半小时之后,爸爸便叫我们过去。在我印象中这是第一次----第一次拜祭,第一次叫爷爷,第一次在他的坟头上香,第一次不自觉地因那不存在的事物而流泪……许许多多的第一次串连成记忆的锁链,牵住我的一生,再也不能将它忘记,自此以后,每当我伤心时,每当我在挫折中再也没有了勇气时,每当我感觉到自己已经被这个世界抛弃时,我总会念起爷爷----偶尔抬起头,无论是阴天,还是雨天,或也赶上了有太阳的日子----睁开眼,总会不经意地看到爷爷在天堂里微笑,于是,我却也不哭了。只是我想他也没见过我,而当我跪在他坟前,或对着天空喊着他的名字时,他会觉得陌生吗,或是不屑呢!

我突然想起了这天气,天空中的云朵如浪涛般滚动着,大雨过后,天空开始变香菜平静,豆粒般大的雨此时只剩下了牛毛般的大小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想象着几天后,是不是“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般的场景?那绵绵的细雨又将寄托着着人们怎样的哀思?大地和天空又将有着如何伤感的表情呢?还有那和曾经的我一样天真懵懂的孩子们会不会也将他们的第一次珍藏在心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