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的泪
初一 散文 771字 72人浏览 弄弄123

外婆已走出时光。

街上的华灯依然亮着,天上的云彩依然飘着,而外婆已不复存在。美华园的柿树,随风飘落的梧桐花,除旧节那一件件古老的物什,一次又一次离别和重逢,这些事物已揉入我的生命,是不可能清晰地把它们从我的记忆中剥离开来。

外婆去世的那几天,我难以忍受心中的疼痛。冰凉的棺材中躺着冰凉的外婆,我感到一种莫名毛骨悚然。夜间,我睡在一张大床上,床是那么大,是那么空。几次夜间醒来,却摸不到外婆了,悬空的手顿时感到无限悲凉,外婆不可能再回来了。外婆曾多次走入我的梦中,我问:“外婆,我为什么那么久没见到你了?”“不用担心,有天使陪护着我,你总有一天会和我相聚的。”梦中的我释然,长呼一口气,仿佛早已得知的答案得到了证实。一会儿,心中却又一阵痉挛。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时至今日,我依然记得外婆房间的灯光。在静静的深夜,外婆房间的灯光猛然亮起,透过深深的黑,映入我的房间。然后,一阵缓慢而悠长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门被轻轻推开了,外婆放轻步子走到我的床前,拉了拉弹开的被子。再就是外婆喝水的声音,突兀地挂在夜的静谧上——这一切那么清晰地凝固在我年少的时光里,我没有刻意记忆它们,然而现在忘不了了。

我将写的小说上,主人公与亲人的生死别离,一而再的,令我更深地沉浸于外婆离去,带给我浓重的悲哀,若层层的黑纱,刹那间阻隔了时空,包裹着我。外婆离去的当时,我几乎麻木到流不出眼泪。我无法面对生死别离的残酷,我没有能力去面对。刚刚是一个温热的笑容,随即变成一张没有表情、冰凉的面孔,我难以忍受没有过渡的结局。

外婆离开后的某天,途经医院。发现一个老人的背影极似外婆,我张开嘴巴,没有喊出“外婆”两个字。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我突然明白:当亲人离去时,最令人痛彻心扉的不在于离别,而在于期待现实中永不可能出现的重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低吟外婆生前最爱的旋律:

of

the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most

外婆,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