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初三 记叙文 866字 387人浏览 独舞坏嗳

还能不动声色饮茶,踏碎这一场盛世烟花。

——《倾尽天下》

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这样的人不仅要有风度,还得有本事。诚然,父亲便是如此。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若让父亲着以古装,那必是戎装的儒将模样:剑眉入鬓,虎背蜂腰,左执刀,右把酒,腰间玉佩环响。其人,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只消轻轻一站,其色宜人,气场也爆表。

父亲是匪气的。纵然他如今在杏林混得如鱼得水,也改变不了他霸气的过往。他早年经营赌场,干些黑行当,一呼百应,身后喽啰如蚁,覆手间风云变幻;当然出来混是要还的,营赌者忌赌,他偏犯了,百万身家一夜输尽,几皆白身窝囊一时。在动荡的年月中,狐朋狗友一散而去,过命的兄弟一个不少。虎落平阳,想欺虎的犬倒不少,愣是没敢上:谁知道他翻不翻得了身,万一哪天翻身了……父亲的匪气,是金戈铁马,千杯不倒的意气风发,是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兄弟一场。

父亲是侠义的。我所言之侠义,是指他后来行医。父亲翻身翻得委实漂亮:故事的后来,他弃了算盘,挂起悬壶济世的匾额。反差太大,戏剧化的华丽身令人错愕不已,众人愣神之际,父亲已安然走下去。“怕什么?”,这是父亲常说的话,闲散的语气,淡漠的神情,仿佛事不关己却无由让人感到安心。他的医术是承了爷爷又经几位名师而来,自他诊病始,我未见他错断过病情。家中一整面墙,病人痊愈后赠的锦旗招摇于上——他是强大的,我想。他言早晨最是清心,故他只在早晨把脉,他把脉时神情专注,眉目一派清朗,曾那样狠厉的一个人在风雨中竟成了一番清风在怀的气度。虽说年纪大了点,也担得起“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名头。有人赞他医术高明、在浮沉中路越走越稳,他便既谦且傲地笑笑,有情愫在辉辉星目中荡漾开来,依稀与当年的他重叠。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父亲有资格骄傲,应该骄傲。

他喝茶小口小口地饮,喝酒大口大口地干,烟从几十年前就开始抽,不愿戒,也戒不了。他有那么多曾经,可他从未跟子女提及“我年轻的时候”。他曾是很多人口中的“大哥”,也是如今很多人口中的“温医师”,但是,他还是我父亲,一个脾气暴躁又倔强,不喜欢开玩笑,说一不二的怪老头。

嘿!多好,这样一个人,是我父亲。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