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建筑与宜居城市
初三 日记 1385字 50人浏览 娇娇5288

世界上首座动态建筑将被建造,我在杂志上看到“效果图”,像一截被编织的发辫,实在婀娜多姿。介绍说,设计家是意大利建筑大师大卫? 费希尔,这座新型绿色建筑的独特之处是每一层都能独立旋转,因此大楼外貌每时每刻都随风而变,而它的高度达到四百二十米,将于2010年竣工,造价十亿美元。

哲学家说,人不能两次跨进同一条河流。现在,你也不能两次看到一栋建筑同样的形态。它将建造在阿联酋的迪拜。这是当然的,还能在什么地方呢?现在的伟大建筑,我看只会被建在两个地方,不是阿拉伯海湾,就是远东。

我的印象中,中东海湾国家和中国,是全世界的两片建设热土。

前年,多哈亚运会给人很深的印象,许多报道说,完备的设施,良好的服务,那是钱堆出来的,也体现了卡塔尔人对亚运会的热忱,展现了多哈的形象。事实上,多哈也已经是一个国际会议中心,就连前不久破裂于瑞士的世贸组织谈判,都被命名为“多哈回合”。 迪拜的建筑新闻更是日新月异,全世界四分之一的建筑塔吊集中于此。这里有七星级酒店阿拉伯塔,海上梦幻般的棕榈形人工岛,几座六百米以上的建筑正在建设之中,其中包括世上最高的建筑迪拜塔,它的高度超过八百米,九十五公里外就可以望见,今年年底它就要落成。世界上第一座动态建筑出现在迪拜,不算意外,正在脱胎换骨的城市需要有各种伟大建筑来展现实力、进步、奇迹和雄心。

世界上并非没有更伟大的建筑构想。我看到报道说,日本欲造可住一百万万人的摩天巨塔,高度四千米,形似富士山,但超过富士山的海拔高度两百米。太阳城、乌托邦、光辉城市,似乎至少在建筑层面不再是技术难题,但就实施的可能性而言,还是海湾国家的“千米大楼”更加现实,能够“想到就做”的地方,在全世界是不多见的,没有一家公司会仅仅因为夺标的热忱而不计成本,也不太有国家能够为展示形象而拿出巨大的预算。

中国是阿拉伯世界之外的另一片热土。前不久,我已看到一个自豪的宣布,北京奥运会的场馆水平,将无可置疑地领先于四年后的伦敦。伦敦的奥运建设计划没有能够后发制人、后来居上,如果“建筑决定论”是正确的,那么伦敦是否能够把奥运开得“史无前例地成功”,就很有疑问了。

伟大的建筑也许是能够构造伟大的梦幻的,它不仅让人调动各种情绪要素,也成为生活梦幻化、美好化的一个源头。一个巍峨的建筑在你面前树起,你可能毕生都没有机会进去一次,但仍然可能为它而骄傲和自豪,你说“我们的城市(或者国家)拥有它”,就像说你自己拥有它一样。这种功能使豪华建筑被认为“代表了一个地方的形象”。

需要更伟大的建筑,还是需要更宜居的城市?我想,直至二战以前,这都不是问题,建筑的伟大就是时代、城市、国家、人等等一切事物伟大的标志。而随着绿色、环保、生态等观念的形成,随着人逐渐回到自身而不再依靠符号来获得意义,真实的“宜居城市”比梦幻般的太阳城更加可爱了。

让一个生活于十九世纪的人回到现实,他会怎样判断这个世界?也许他会说看看伟大建筑在哪里,哪里就代表着人类的未来。但是正在经历这个历史的人们,例如你我,有另外的判断。建筑作为各种伟大概念灵魂附体的形式,大地山河作为管理者书写雄心的“一张白纸”,已经不是世界的普遍状态,追求这些效果需要以财富能够被纵意所如地调用、权力能够掌握住大地山河的命脉为前提。而这个前提,世界上很多地方是不具备的。世界上的热土太少,这就是为什么“伟大建筑”会在世界的东边才“得其所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