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张笑脸触动我的心灵2(下水作文)
五年级 记叙文 1608字 209人浏览 星宇云天

那张笑脸触动我的心灵

我的语文老师大名三弟,我对他的很多记忆也都和三有关,比如:三条腿,他的右腿曾断过,打了钢钉,不能行走,总是用手臂将一根拐杖先伸到前面,稳好,用力一压,就把自己的两条腿荡过去,就前行了一步;三分钟,每次语文课的预备铃打响后,因着对语文的热爱,我总是满含期待地看着他慢慢地从办公室挪出来,很短的距离,我们只花十多秒就可以跑到,他却要用完这预备时间的三分钟;养三个女子,他微薄的工资养三个女人,两个女儿和娃她妈;三道痕,其实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他脸上的三道痕,很深,像川字。别人的“川”字在眉间,诉说着生活的不易,三弟老师的“川”字在脸颊边,很长很深,是笑出来的,左边一条,右边两条。我没有见过他不笑的样子,每次见到他,他总是笑出一脸的川字。

我一直很敬重三弟老师,经常帮他拿作业,搬拐杖什么的,我爸爸出差回

来会给我带点蛋糕什么的小零食,我一年也没有多少次机会吃到这些东西,但是我总舍不得吃完,偷偷拿些给三弟老师的女儿吃。

也许是我语文学得好,也许是我很乖巧,三弟老师对我特别好。仅有一次,他把我和几个同学留了下来,说我们的作文字太潦草,必须要抄得工工整整才可以回家,很快其他同学都抄好了,可是我的字一向不好,一出现有涂改的三弟老师就叫我返工,我都撕光了两本作业本,也没能达到他的要求,我可怜兮兮地抬头望他,他居然还在笑,我心里那个窝火啊!我叫你笑,我叫你笑!我打算抱着他的拐杖跑回家,我看他爬着回去怎么笑。心里挣扎了好久,终究不忍心捉弄他,只好丢了笔别开脸赌气。他还是笑着,艰难地用三条腿挪到我面前对我说:“写不了就先回去吧,你妈妈要着急了。”我一听,计上心来,我不走了。我装着哭腔说:“谁叫你留我,谁叫你留我,我不回家了,他们都走光了,

我不敢回家了!”三弟老师后来的语气几乎变成求我回家了,但我就是不回,他让我受累在这里抄作文,我的作文又不差,凭什么要受惩罚,他不送我回家我就不走了,我看他那三条腿怎么走那么长的路。后来三弟老师只好挪着他的三条腿,脸上挂着他惯常乐呵呵的川字,送我回家。

我回到家,妈妈问我怎么那么晚,还要老师送回家。我得意地把经过说了。“啪”,脸上忽然挨了一耳光,火辣辣的。妈妈甩了我一耳光,什么都没说,走了。 我的泪水滴嗒滴嗒地流下来。

回到房间我一遍一遍抄那篇作文。没有一次抄得工整。作业本上落满了眼泪。 第二天我去找三弟老师。他笑着,脸上的川字深深的,我说:“老师,我错了,昨夜我不该故意逼你送我回家。”他还是笑着:“你这点鬼主意瞒得过我吗?那时天晚了,即使你不哭我也会送你回家的。”他抓过他的拐杖,艰难地拿出一本作业本,对我说:“你看我以前一个学生

的作业本,你看得懂他写什么吗?”我接过来一看,笑了:“这什么鬼字啊,写出来有什么用啊,哪个看得懂。烧给鬼看差不多。”三弟老师的川字笑得更深了,看了我好一会,慢慢地说:“你真的看不出是你上学期的作业吗?”啊?我的?那居然是我的作业?我自己都看不出我写的是什么字!我顺手在作业上写了几个字,一对比,真的是我的字迹,我刚刚写的,我记得是什么字,所以我以为我知道这是什么字,隔了几个月我不记得写的是什么了,就认不出是什么字了。我的字原来差到这种程度。而我还怪三弟老师留我抄写!我无地自容。老师说:“留着你的作业本吧,想想辛辛苦苦学那么多年,别人看不懂你的字,作文写得再好有什么用?”那严厉的声音像鞭子抽在我心上。我拿出昨夜抄的作文本,说:“老师,你看,我在努力了,现在我还没有办法写好,可能我写字的天分太差了。”他笑了,说:“傻孩子,字是可以一练就好的吗?慢慢来,你先

一笔一划写,不求好看,先要保证能认出。”老师宽容的笑触动了我的内心。很多年以后,我一直记得他的笑容。 不光是写字,在很多困难面前,我都会想起三弟老师的笑,那脸上深深的川字,告诉我,慢慢来,不求最好,但求尽力。但是,三弟老师的笑脸,给我最深的触动的,是他面对生活的乐观和豁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