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它总会属于你
初三 记叙文 817字 170人浏览 caomeidun

冬天的清晨,朦朦的、暗暗地、冷冷的。白霜为大地铺上了一层洁白亮丽的白纱,给冷寂的清晨一个最好的装饰。然而,阵阵寒风常常在此时游弋。带着我摇曳,仿佛要我和它一起,一起去远方,我恨不得拔地而起,和风一起去游荡,可我知道,这是不现实的,不可能的,也是不可以的。因为我要在清晨看那地平线上太阳发放出的第一线曙光,我要守住那最初的温存,驱散我经过漫长黑夜所形成的严寒而幽暗的内心深处。

跃出地平线,它完全把温暖给了我,一点也不留,真的。我尽情享受着光所给我带来的光明与温暖,让光把我照亮,让光把我变得更加高大、健壮,让光为我洗礼,把我昨天的霜露、泥土、杂尘所灼热,然后我抖擞抖擞全身,把它们全都除去。我一直在蓄力,一直,让我的绿叶为我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想一想,在突破极限,迅速成长时,那种喜悦、激动、沉醉是真的难以言喻。

我在沉醉中,沉醉中。怎么回事?为什么只有右手可以与阳光触碰?为什么左手依然滞留在黑暗与寒寂之中?我为我的左手感到悲伤,感到无助。可又有什么办法呢,也许,这就是你的宿命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随着右手与阳光所接触时间的增长,觉察到左手和右手完全不一样,右手温暖、有力,活动起来非常灵活,而左手呢,冰凉,耷拉着,像一个被风一吹几乎就要纷飞的丝带一样。难道你是在生气?难道你是在撒娇?难道你是在嫉妒右手?还是说你是在自我放弃?

亭午时分,冬天的太阳不像夏天那么强烈,那么灼热。它自有它的性格,温暖、柔和才是它的“真面目”。咦!左手怎么感到在渐渐会温,难道是它气消了。不管怎么说,它也许原谅我了,我抚慰着它,就像慈祥和蔼的母亲在安抚啼哭的孩童。

傍晚,柔和的霞光好像选择了我的左手,决定把最后一丝霞光、最后一丝温存留给它。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在太阳落山、黑夜再次降临的那一刻我明白了,原来,一切是周而复始的。早晨,阳光属于我的右手;中午,阳光属于它们共有;午后,太阳属于左手,一直在重复,一直在重复,一直,一直……

也许,我需要的只是时间,只是等待,只要有耐心,阳光总会属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