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我必须站起来
素材 1451字 7678人浏览 某茉论文

我真的想沉下水,永远沉睡,但是我告诉我自己我不能——

有人说她是颇具野心的女人——从当年和大名鼎鼎的汤姆·克鲁斯结婚就可见一斑,她借着他的名气一夜之间家喻户晓:也因为克鲁斯,她从那个带着土气、头发蓬松而卷曲、妆容艳丽而媚俗,即便是穿着昂贵的名牌。也常常被媒体讥讽是“将百万美元支票穿在身上”的初来美国的澳大利亚人,变成了一个优雅时尚的“克鲁斯夫人”。因此,花瓶、野心家的帽子扣在她的头上就再也摘不下来了。

2001年,当22岁的少女已经出落成32岁的成熟女人时,他们离婚了。不怀好意的记者纷纷忙于下结论:“哦!妮可的幸福神话终结了。”同时出现在各大媒体镜头前的,是前夫和新任女友的甜蜜快照,她则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和汤姆·克鲁斯的爱情太戏剧化了,很浪漫。我那时只有22岁,是他扶了我一大把。整整10年。就我们两个,我们一起创造了这个虚幻又真实的泡影。但这段经历真实地存在过,在某种程度上,我是在他的影响下成长起来的。”当妮可·基德曼提起前夫时,仍满怀感激之情。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离婚后,我有如身处地狱,无比黑暗孤单。我的生活几乎崩溃,我常常坐在那里发抖,不停地对自己说:‘天哪,我成了孤家寡人了。’我不得不停下来审视自己,想象究竟发生了什么,然后我才意识到,生活使我不得不低头。”

而当时外界一直传闻这对夫妻之间没有生养孩子是问题所在,可笑也可悲的是,在这个境遇里,她发现自己怀孕了。离婚,流产,她一度住进了精神病院。而此时,她那个曾经无比温存也无比英俊的著名丈夫,已经迫不及待地挽着新欢的玉手抛头露面了。

当我们就快忘记这个曾经是克鲁斯背后的美丽女人的时候(离婚后的第三个月),她闪着光,以“一个巴黎红灯区的舞娘”身份出现在歌舞电影《红磨坊》中。当时,导演只交给妮可6个字的剧本:她唱她跳她死。她果真将剧本中的性感奔放淋漓酣畅地表现了出来,成为歌舞女神的化身。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一年,她被好莱坞誉为“最让人惊奇的女星”。毫无疑问,她凭借自己的实力获得了人们重新的认可,当然,这一次她不是以克鲁斯夫人的名义,而是第58届金球奖的音乐/喜剧类最佳女主角以及第74届奥斯卡最佳女演员奖提名。

接下来的两年,对于妮可来说则是丰收年年,在电影中她扮演著名的女作家伍尔芙——穿上邋遢的碎花裙子,戴上假的硕大鼻子,蓬头垢面。妮可在试镜前几个月里读完她的传记和作品,习惯了香烟和喃喃自语。当她出现在银幕上的时刻,人们惊叹:“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女演员诞生了!”

她以无比信服的力量,带着伍尔芙和她自己的绝望一起步入水中。伍尔芙想要沉入,而妮可必须起来,她从水中挣扎而出,不禁痛哭:“那一刻,我真的想沉下水,永远沉睡,但是我告诉我自己我不能,我必须站起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就是这个角色,使妮可获得第75届奥斯卡最佳女演员奖,并同时得到第55届英国学院奖最佳女主角奖,第53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这时,她已经彻底摆脱了前夫的光环,成为一个真正的明星。

她在影片《澳大利亚》中更是表现不俗:“这部电影对我们都太重要了,我们都选择在我们的故乡寻根,讲我们自己的故事。”

如今妮可生活得简单幸福,她个人在经历感情创伤之后已经清醒地意识到了如何做一个坚强而完美的女人。“我希望自己能在每个清晨醒来时一跃而起,对着镜子说:妮可,那样的磨难和苦楚都不会再来了,即使是再经历一次,我也有把握摆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是的,我很脆弱,但更多时候我很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