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剥夺的作文素材
初一 记叙文 4248字 499人浏览 庸礁时节

没有贪欲之心的人拥有自由

还不错,生活其实是平淡的,才是真实的。为迫切追求财务的自由去过温馨的生活,过程有时反得到的是痛苦。打心底里说日子比以前的生活那是没法比的,却烦恼倒是自找了不少,回头想有啥事是可后悔的?

我们是属于自己的,不能驾驭的东西成了自己的影响时,肯定就失去了自己的平和。

其实命运之神总是很眷顾自强不息的人。不放弃自己“想要”的,也是心地充实需要拥有的。 也不难发现人有某种奢望和私心杂念时,人的举止就要走样。不走正道就无法解脱。 同样看到没有贪欲之心的人拥有自由。

无欲则刚,自能向上。

客观的规律从不以“束缚”來示人,做的事是痛苦指数很高,你可能已违反了“天道”,原来什么事都是可以轻松的。

投资是痛苦指数很高的事,这不应该是追求目标为自由的人要得到的。

培养能力,要有完整的思想和理念驾驭它,快乐和自由会如影随形。

因为有些事情证明是人无能为力的,所以才不去做,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算“自由', 我倒是没以前感觉痛苦了,还有“要求”是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情吗?

读了但斌的《意外之喜》有感,悟“道”道更宽。大盘要下跌已好像众口一词了,但斌却有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快乐和自由,在加缪看来,没有任何一种命运是对人的惩罚,只要竭尽全力去穷尽它就应该是幸福的。对生活说“是”,这实际上就是一种反抗,就是在赋予荒谬世界以意义。痛苦和幸福本来就是同一大地的两个产儿。

“荒谬在这一点上使我豁然开朗:不存在什么明天。从此,这就成为我的自由的深刻原因。” “重要的并不是活得最好,而是活得最多”。

鸦片战争以后社会思潮变化是比较复杂的, 然而主线很清楚:一个是儒学裂变, 另外一个是西方的思潮进入中国。 “经世致用”是儒学的一个优良传统, 以自然经济为基础的传统社会, 碰到的问题在中国原有的知识框架里面大致可以找到答案, 它足以应对自如。但是鸦片战争以后, 中国人面对的是崭新的思想文化体系, 两个体系碰撞透出的信息是“中国不如外国”。这种情况下, 必然面临知识更新问题。有好多开明的官僚、士绅, 用“经世致用”这种思维方法研究外国的思想、文化和制度, 这对中国转型起到很大作用。但是另外一面, “经世致用”的前提, 是坚持中国文化的原有特质, 尤其是“道”不能变。于是它也可能变成抵抗外来思想的堡垒, 从而产生很多矛盾。

19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 以冯桂芬为代表, 提出“中体西用”的纲领, 在当时来讲是很先进的, 但没有成为主流思想。问题在外国人即所谓“蛮夷”与华夏民族之间的关系定性。大部分人坚持认为, 华夏文明从根本上比蛮夷文明高尚、高明。我们现在还在坚持“天朝上国”的思维定势。这方面问题非常严重。一些著名学者, 认为“师夷长技”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广东的梁廷枏是学界重镇, 他撰写的《粤海关志》至今仍有很高的学术价值。他的《海国四说》和《夷氛闻记》也是近代中国思想史上的名著。他注意研究外国, 不是顽固派。但他坚决认为:“今天下非无讲求胜夷之法也, 不曰以夷攻夷, 即曰师夷长技„„天朝全盛之日,

既资其力, 又师其能, 延其人而受其学, 失体孰甚! ”(《夷氛闻记》) 直截了当批评魏源在《海国图志》中提出的师夷长技, 是对天朝的侮辱。这表明儒学要应对外来的挑战, 阻力非常大。不要讲整个制度的改革, 就连细微末节的改革都碰到重重障碍。鸦片战争之后, 基本的问题是原有的制度、传统的观念, 成为中国向现代社会转型的主要障碍。有些人把外来侵略看作是主要障碍。外来侵略当然要反对, 但唯一的办法是先学习它, 改革自己。日本的明治维新走的就是这条路。我们却走向另外一条荆棘密布的路。

思想上的障碍主要是“天朝上国”不用向“蛮夷”学习, 相应地顽固地坚持以三纲为核心的宗法专制体系, 极力阻碍中国人冲破网罗成为可以自由、自主地施展才华的权利主体。从制度上来讲, 最根本的一条, 就是抵抗商业化——市场经济制度。什么东西都是政治挂帅, 什么东西都讲仪礼、体制——那些不是实质问题, 只是一些很枝节的东西。现在看起来很好笑, 当时朝野官绅却认为是关乎国家体制的很大的事。

抵抗商业化, 导致很多对中国社会、经济发展有益的东西都被拒绝。比如, 鸦片战争以后, 外国的轮船进入到中国来, 开始搞航运业。这时候中国的商人非常敏锐, 马上冀图发展自己的航运业, 官方就是不准。一直到20世纪, 很多所谓外国的航运企业, 大批资金是中国商人的, 其实是假洋鬼子。最近三十年也有不少假外资、合资企业, 一模一样啊! 李鸿章是中国航(601111, 股吧) 运业很重要的推动者, 创办了轮船招商局。但是19世纪60年代, 商人们申请购买轮船发展航运的时候, 他死活不批准, 实际上限制乃至剥夺了公民的经济自由。

商业化代表新的工商文明, 是摧毁旧制度的革命性的力量, 可以推动中国经济制度的变革。但它在中国不能顺畅发展, 不是中国商人不敏锐, 也不缺经商的才华, 问题在官方要垄断经济活动。一直到今天, 这个问题还没有彻底解决。发达国家, 国有经济占整个国民经济的比重, 一般都没有超过百分之七、百分之八的, 百分之五以下的比较多。发展中国家的国有企业比重高一些, 也不过百分之十左右。另一个基本情况, 全世界的国有企业, 大部分办得不好, 亏钱的很多。有些国家比如新加坡, 国有企业办得较好, 但它只有710平方公里,364万多人, 面积相当于香港70%,人口约一半, 这个城市国家本身就像一个大公司, 不具普遍意义。 中国占百分之四十左右。国家统计局发布一大堆数据, 证明中国现在没有“国进民退”。但银行的贷款大部分给了国有企业, 投入和产出很不相称。中国人创造的大量财富, 投入到产出不高甚至亏本的国有企业里面。而与此同时, 民营企业虽然得到的支持很不充分, 却依然以它本身顽强的生命力, 占据整个经济的相当大分量。政府应该尽职尽责, 努力支持民营经济, 不要再上演亏本国企硬吞盈利私企的荒诞剧, 让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抓住这个关键, 才会有真正的经济转型, 中国的发展才有坚实的基础。

从维新到革命, 失之交臂的宪政

官方确实有些变革, 比如办工业, 既办军用工业也办民用工业, 但还是官僚垄断。有些企业明明是私商办的, 也要“官督商办”。鸦片战争后在经济、政治和思想文化三大领域都有所变革, 但是都非常艰难。经济领域的变革, 主要是要接受市场经济。对清政府来讲这是非常

困难的, 它认为财富应该掌握在官府的手上, 不愿意民间成为经济活动的主体。中国历史上商人有多次发展海外贸易的冲动, 官方竟然狠狠打压:不准造大船, 不准到海外去贸易, 甚至船上带粮食、铁器都有数量限制, 正常的商业变为犯罪。把从事海外贸易的商人逼上梁山做海盗, 中国丧失掉转型的强大动力。可是西方国家官商合伙, 武装起来, 依靠商人进行商业冒险活动, 成功发展起来了, 推动现代社会成长。中国传统文化与这些格格不入, 经济领域的这些束缚, 鸦片战争以后继续在发挥作用。

你面对的是生活而不是手机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厌恶过手机。

每一次与别人吃饭,总会有人会拿出手机。以为他们在打电话或者有紧急的短信,但用余光瞟了一眼之后发现无非就两件事:1、看小说,2、上QQ 。这个时候忽然有一种坑爹的感觉:明明眼前就是大活人,你却把你两只眼珠子盯在手机屏幕上一动不动„„难道你眼前那个人让你如此反感还不如你的小说或者QQ 来的真实么?

常常遇到这样的尴尬事。一个饭局莫名其妙冷场了,大家都在盯着自己的手机——早已忘记了参加饭局的目的,饭局只是生活中一个小小的,可有可无的点缀了。有人想看小说转移注意力,有人想聊QQ 去派遣一时的寂寞,有人想在微博上炫耀一下今天在哪里和谁谁谁做了什么——没有人想去主动说话,没有人想去把自己与别人的距离拉得更近。见到的只是刚刚从屏幕上移开的眼神,很茫然地环视一圈打个哈哈之后,又投入到那小小的屏幕之中去了。 也许有的人会说,虽然我在看手机但是我有在听你们讲话呀。我想说你那不叫交流,连打电话都算不上。真正的交流是面对面的,眼神对眼神的,肢体对肢体的。看着屏幕而不是别人的脸,本身就是一种对他人的不尊重——难道说他人的脸就这么让人惨不忍睹吗? 总有人在说别人不了解自己,但他们忘了,他们连给别人了解的机会都没有给,还去怎么奢求别人的了解?

曾经遇到过一些人。他们就是一部活生生的手机。有什么想说的话,宁愿在手机上发个状态而不会真真实实地说出来。在任何地方都要用手机拍个照,上传到相册里去分享,或者留个地理位置,下面有灰色的字眼写着:通过iphone/某某手机发布。他们的旅行,永远只是拍照,上传,回复,再拍照,再上传,再回复,闲了顺带聊个QQ 或者看个分享。他们对周围的人只是偶尔应付——我不想说,这样的人其实是自私的。

其实任何时候去发布那些相片或者在哪里玩的状态都不迟,没有人关心时间的早晚问题。只是已经把这个享受的过程变成了一种赤裸裸的炫耀——而不是真正地去品味那些只属于自己的的时光与生活。走马观花之后,收获了一堆照片,但是除了这些呢?忽略的还有同行的同伴,忽略的还有路上创造的欢乐,只有旅行中收获的那些回忆,才是最真实难忘的。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厌恶过手机。

某种程度上,它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近了——那是针对于距离而言的。但在另一个层面来说,它又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远了,那是针对于心灵而言的。也许一些人能够从中找到一些所谓“我节省了时间做某事某事”的快感——是的我们知道你很忙,你在闲的时候还要背单词去工作去搞各种活动,忙得没空与我们这些熟悉的人去交流。

想起来很久以前上初中的时候,自己没有任何通讯工具,打着4毛一分钟的固定电话,高中的时候,只有一部小灵通,没有QQ ,小灵通于我而言也并不是必须带在身上的。那个时候的生活,简单地像一张透明的纸,认识的人也简洁透彻。我喜欢抽个时间和一些人去吃烧烤,去到某个地方打羽毛球,去开心地吃一桌喜欢吃的东西——那个时候我们尚且不认识太多的

人,因此没有太多的心情和事情急于表达,反而乐于与朋友分享专属那个下午的快乐。 在别人眼中,你所谓急于表达的东西只是一时的,而在自己眼中,自己收获的东西才是永久的,没有添加任何的虚伪与不自然。抛弃你那些急于让别人关注的心理,真真实实地问问自己的内心:这样做真的有必要吗?

你面对的是生活而不是手机,不要让世界因科技而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