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川琐记
初三 散文 3178字 25人浏览 左手牵你年华

秦川琐记

桥行水上

敢问路在何方

也许,启程有多种多样的方式,而我们则选择最随意的一种方式,即睡到自然醒,醒后再决定。就这样,在经过一点仓促的准备之后,我们一家驾车上路了。这是我们一家第一次以这样的方式出行,行程遥不可知,心情快乐而紧张,目标美丽却陌生。

上午11:30,我们启程了。那是一个阳光里充满香气的日子,草木在秋日里自由地繁茂着,鄂尔多斯高原上的秋风时时送来缕缕的凉意,天空澄澈而高远,如一幅光滑无际的蓝缎子,不时地有一些鸟雀或云朵用他们娇美的身姿变幻着图案。由于出发的太迟了,总觉得去高速的路都是那么的遥远,真有一些敢问路在何方的惆怅!

无定河

高速上车子在急驰,车随路转,两边的绿色迅速向后退着。忽然,一座桥的名字在眼前一闪而逝,“无定河大桥!”我脱口而出,同时却也怔住了。好熟悉的名字,我迅速地在大脑中搜索有关它的记忆,噢!好像是有句唐诗中提到过它的名字,但我却真的不敢相信!几年来我竟然不知道它与我是如此之近,想象中的它应该在青海要么也该在新疆,我的思绪如一只凌空飞翔的风筝飘荡开去。“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唐代诗人陈陶的那悲凉诗句从我的思绪中闪现出来。回想那个征伐的岁月,无定河曾是多少闺中女子的期盼啊,她们辗转反侧,泪湿红笺,望眼欲穿,柔肠寸断„„她们那相思的泪水早已渗入大地,湮没于滔滔的历史长河中,留给后人以无尽的叹婉。 一千多年过去了,河水是否还是那样的滔滔的奔流,河水是否还是那样不定,河畔的尸骨也早被历史尘封,不再是“春闺梦里人”了。我的思绪随着车子的前行收了回来,说道:“快看看,这条河水多大?”儿子眼尖,说:“爸爸,这条河没水。”“啊,没水!”这也许才是真正的无定河吧!历史的烟尘早已散去,当年因河道易改而被称为无定河,沧桑巨变中如今正经受着断流的考验。 挥手自兹去,无定河,回见!

榆 林

榆林,一个闻名已久,又近在咫尺,却尚未谋面的陌生城市。

公路像一条黑色的巨蟒,蜿蜒着伸向远方。两边的植被呈现出明显不同,原来已经驶入榆林了。高大的乔木多了起来,而以松柏居多。这里的松柏绝不像内蒙的那样,人类在它们的成长中付出了太多的汗水。时至深秋,这里的松柏依然苍翠挺拔,完全是自然力量使然。车子渐渐南行,小草也越发的绿了,秋风萧瑟的感觉在这里是不易觉察得到了。只是在远山的树木中间,偶尔会夹杂着一些杨树和其它不知名的树,它们的叶片开始变黄或者是变红,红绿相间的山色就是这里秋的写意吧。 不闻秋声,不见秋雨,一点点缀的秋色,总让人难以饱览秋的滋味。如今才真切地感受到郁达夫喜爱北国之秋的原因了。

这次的行程看来又必须与榆林擦肩而过了。抉择真是一件令人不爽的事,即便是一次旅游也有许多不得不舍弃的风景。也许我们人类有的时候真的是太在意目标了,岳飞所谓“与诸君痛饮直捣黄龙尔”是也,但是回首一想我们完全可以停下来,欣赏一下沿途的风景,因为欣赏风景更多的可能与心情有关,心中有情,触目皆为景,又何必疲于跋涉呢?

安 塞

过了榆林一路前行,不久就到了安塞镇。安塞听说可是一个历史文化悠久的古镇,我最初得知它的名字就是安塞腰鼓了。后来才知道它既是剪纸之乡、又是民间绘画之乡,又以腰鼓闻名于世,又擅唱信天游,这四点被并称为中国民间艺术的四朵奇葩。这里的人们被这么丰厚的精神文化哺育

着,他们一定是生活得最有滋有味的最充实的人们。多想驻足小憩,一探民风,一闻土生土长的腰鼓之声,领略一番淳厚悠长的陕北信天游,什么“羊羔羔吃奶眼望着妈,小米饭养活我长大”“山丹丹开花红艳艳”等等,以慰我仰慕之情。

返程时我远远的就望见一面巨大的腰鼓,立于山巅之上,在夕阳的斜晖映照之下,给它镶上了一轮金边,好似佛光显瑞一般,甚为壮观。人类的智慧与大自然的造化竟这样了无痕迹的铸就神奇。

延 安

也许是我对地理过于敏感,也许是走习惯了家乡人老路,自己总有一种这样的感觉,越往南行越像是在山里盘旋。一段段的弯路,一条条的隧道,颠簸于日光与灯光的变换,穿行于大山的腹内与腰间。这种山重水复的路线挑战着我对光线适应能力,而我的收获却并不在此。这段行程我最大的感悟竟是再亮的隧道也终究是昏暗的,再暗的日光也终究是明亮的。这是不是与社会人生的某种处境有些契合之处呢?暂且不去管它,红色的延安在向我们招手呢,我们也期待着早些投入她的怀抱。

延安,我来啦!

王 家 坪

尽管导航显示延安已近在咫尺,但我却始终不能望见它想象中的轮廓,我还在山岭之间迂回穿梭。我正在怀疑导航的智商,车子穿过一道山弯,蓦然之前延安已经突兀于眼前了。放眼一望,原来这里四面环山,延安处于群山怀抱之中,一条山凹之处便是出入城区的通道。这是一条狭长又逼仄的道路,靠右是一条河流,穿城而过,大概就是延河了。左边的建筑临河而傍山,显得有些拥挤。河而上架了几座宽窄不一,气势规模殊不相同的桥梁。沿着这条狭长的道路缓慢地行进,驶过延安大学,来到了延安革命圣地——王家坪革命纪念馆。毛主席高大的铜像威然屹立于院落的中央,身披大敞,气宇轩昂,双目如炬,雄视天下,洞悉古今。

纪念馆背依群山,前临延水,庭院宽敞,庄严肃整。主席像百米之后就是纪念馆主楼,整座楼体设计为弧形,有群星拱卫之势。左右两侧各有花岗岩石雕八座,分别雕着不同的兵种造型,有的手舞刚刀冲锋在前,有的手持手榴弹准备投掷,有的正紧张地发着电报,有的则吹响冲锋的号角,还有可敬的娘子军,正瞄准射击不让须眉,最可爱的要数童子兵了,稚嫩的面庞,机警的眼神,形态毕肖,手持红缨枪正站岗放哨呢!看了这些,仿佛让人又回到了那硝烟弥漫,战火纷飞的年代。正是无数的先烈用他们的热血与生命撼卫着祖国的每一寸土地,才换来了我们今天和平与安定的生活。

告别楼前可歌可泣的战士,拾级而上,进入馆中,迎面是一幅八路军将士群雕,各各眼神坚定,神情刚毅,是钢铁一样伟岸的身躯,也是钢铁 一样的意志。步入馆中,一股浓重的历史气息年面而来,一个个展柜见证着一段段沧桑的历史,一件件展品记录着一个个或悲壮或辛酸或温暖的故事。这些展品中有锈迹斑斑,残损的茶缸,有当年红军过雪山的草鞋,也长征途中吃剩下的半条乌黑的皮带,还有自制的不能发射子弹的用于吓唬敌人的假手枪等等,这些铭刻着民族血泪的展品,令人一望之而心酸,再望之而泪下。我恭敬地用相机拍下这些珍贵的展品,收藏在我的记忆深处。

铭记历史,是对先烈们最好的缅怀,铭记历史,是一个民族永远自强的源泉。

战争是残酷的,而抗争的精神却是永恒的。战争用邪恶的方式考验着一个民族的精神,而民族却用包容的方式检验者每一个人的良知。

枣 园

所谓枣园,是指枣园革命纪念馆。那里曾是五位重要的国家领导人的住所,他们是毛泽东、周恩来、。一进园门,便见苍松翠柏,遒劲盘曲;杨柳高耸,枝繁叶茂,一派绿意盎然生气勃勃的景象。迎门一条笔直的大道园中。道路两旁的草坪,修剪得非常平整。草坪上栽种了一排排列得非常整齐人圆柏,形状大小完全一致,竟如从电脑中复制出来一般;又如一列排列严整训练有素的卫士,挺拔而一丝不苟,昼夜坚守着枣园,保卫领导人的安全。

进入国家领导人生活与革命过的地方,窑洞光线黑暗而空间狭小。室内都摆放着简陋书桌,木椅或者藤椅,几乎没有可供客人休息的坐具。如织的游客,逼仄的空间,令习惯于几室几厅几卫的人们很难长久地驻足于室内。

然而,就是从这昏暗的窑洞里,递出了多少关系国家机密的文件;发出多少指挥千军万马的事关战局的指令;做了多少关系国家前途命运的决定。萤萤烛火,陪伴他们度过了几多不眠之夜;枝枝秃笔,帮助他们写就了无数战斗华章。枣园,这一排窑洞。你是中国革命战争史风云际会的神坛,你是党一统天下扭转乾坤的杠杆,你是毛泽东思想成熟的工厂,四十年代的中国在这里成长!

星星之火,点燃的是华夏子孙的激情;红色圣地,你是一个不老的传奇!

历史又掀过了一页,泛黄的日历停在1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