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爷爷的那些事
初二 记叙文 1063字 7925人浏览 ygl_cyh

我和爷爷的那些事

爷爷今年73岁,我和爷爷相差47岁。虽然我们是祖孙关系,但形同好友;虽然他脾气很倔,但只要我能随机应变使之化险为夷。我们相见时,谈笑风生,从社会政治到社会经济、从社会文化到兴学育人,他的思想一直指导着我在坎坷的道路上行进。乐归乐,我们意见有分歧时,交谈就变成交战,他一句我一句,争得的天昏地暗不分胜负。到了一定程度,他瞪我一眼就串门去了。等回来后和好如初。交谈交战,已是我和爷爷生活中必备的一项。

爷爷的脾气很倔,我小时候总被他的坏脾气牵制着。爷爷理发技术很在行,我的头发一长,爷爷二话不说,拿起推子蹭蹭几下,就推好了,还说长头发影响思维发挥,反应迟钝,平头最好。

有一次,我回去看他,他也没说什么就进了里屋,过了一会出来了,手里拿着推子,向我走来。镜子了的我头发很长,看上去整个人很酷也很帅气,但这种完美的现实马上就要被摧毁。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我撒腿就跑,爷爷见势就追。他的脾气一上来就有不见耗子不撒鹰的架势,三步并作两步迅速追来。我上气不接下气的狂奔,耳旁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就不信治不了你”的喊声也越来越清晰。

情急之下,心中忽生一计—“狗急跳墙”,主意打定,

我就往有矮墙的地方跑。谁知刚爬上墙,爷爷就把我拽了下来,右手往我腰间一搂,顺势提前来放在他的胯下,像抱一麻袋玉米,利落干脆。

爷爷的眉头鼓得像成熟的桃子,额头青筋暴露,煞是吓人。等我的长发经他修理变成短发时,他脸部的表情才缓和了,而我的表情又起了新的变化。与倔爷爷在一起,吃的只有黄连。

爷爷很爱看新闻。记得两岁时,父亲买了一台黑白电视机。除了农耕和收秋忙碌外,看新闻已成了爷爷每天必做的功课。功课做好了,知识面就广了,跟人聊天也就有词可依了。一到闲时,家里吃晚饭就成了问题。爷爷左手端碗、右手举着筷子,眼睛眨都不眨地注视着电视,一动不动,仿佛画家给他画像又或者摄影师给他写真一样,直到碗中的汤不冒气了,他才结束这一经典画面。

家庭的氛围使我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渲染。每次吃晚饭,耳旁的声音促使我的眼睛从香喷喷的饭菜中转移到电视上,导致幼年的我从心灵上发生转变,也造就了我与爷爷交战时能胜利的一幕。

不管是交谈还是交战,爷爷总是从正面或是侧面进行关爱和教导。某事在人,成事在天。要想教导好一个人时,总是得想过多的谋略,让他们从小扎根稳固,步步想、里里算,获得成功只是时间问题。

交谈能增长知识和技巧,也能增长感情和信心;而交战却是以一个独特的视角旁敲侧击,间接提升被培育者的思维和应变能力,为的是让他们在坎坷的道路上不被绊倒。

晓雷,作于2010年11月2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