阶前春草
初一 记叙文 724字 54人浏览 collincc2012

清明节前,父亲从矮寨回来,一进门屋前屋后先转了一圈,接下来便是一通批评。

父亲说:门前菜园里的萝卜和白菜都开满花变老了,不能再吃,应该全拔除掉把地锄过一遍换种上新的蔬菜。还有从马路上来的阶沿两边也长满了杂草,影响行走,有空时要铲除掉,嫌麻烦的话打一遍除草剂就行了。

父亲在家住得一夜,第二天清早又坐车去了矮寨。父亲走后,我扛起一把锄头准备去铲除道路两旁的杂草。清晨雨雾气息正浓,路面上湿漉漉地,泛起一层青幽的斑澜色彩。苔痕密布,满透着斑驳古意。石阶两边新长出一丛丛嫩绿春草:水蒿菜、马尾草、小雏菊、车前子,岩坎前的石缝里还钻出了一株枝叶苍翠的金银花藤蔓。沿路看去入眼来是连片鲜翠欲滴的绿,极是招人喜爱。

这路旁的绿草虽然才发新叶,并无鲜花配衬,然那盎然的春色映入眼里仍是令我止不住地满心生欢喜。它们就在自己脚底下旁若无人地自顾疯长着,嫩绿的叶片上沾染了点点晶莹透亮的细小水珠,映耀出光洁澄净的翠玉色泽。屏住呼吸侧耳倾听,仿佛能听见它们你追我赶拼命向上生枝发叶的拔节声。微风拂过,绿浪轻翻,清香沁鼻,到处焕发着蓬勃朝气和无限生机。

我痴痴凝望脚下这帧美丽的风景,心底涌起十二万分怜喜,手中的锄头怎么也不忍挥落下去。一时间脑际忽然浮起一句话来:不除庭草留生意。不除庭草留生意,好像是曾国藩撰写的一幅名联的上句。对着满阶春草细细品嚼这一句话,只觉得其文义意味深长,境界澹然悠远。

一阵雾气漫过来,眼前的绿茵被淡淡的白雾拢盖住缭绕不散,恍如梦境幽然。当下心里痴念道:且由这野草先自生长开去,待草色萋萋掩盖了道路两旁,那时每日轻抬双脚如掠水惊鸿般从满阶翠色中间飘然而过,该是何等难以言喻的天然妙趣。

如此留连不已,呆呆伫立了许久,我复扛起锄头,悄然回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