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忘了幸福
六年级 散文 1524字 76人浏览 鲁东大学2014

别忘了幸福 摘要:生活充满太多不可预见的东西,意外总会不期而至,或是惊喜或是悲剧,哪怕是零点几秒之差,都可能改变一个人的生命轨迹。在上帝面前,人类分分秒秒都能发现自己的渺小。有惊无险的经历,除了回想起来的后怕,还有脚踏实地、毫发无损的幸福。

出小区东门向南约二三百米,是条东西贯通的大路,路的南边是条东西蜿蜒的古老小河,河两岸的绿化带里,灌木高矮错落有致,小石板路狭长清幽,景色虽不精致,倒也静谧。在钢筋水泥、车来车往的都市里,这里尚可让匆忙的心得到片刻安宁。平日,老少三五成群,悠闲自得。人们常玩的那段小河中间有一条南北小路——连通大路和河对岸的汽车城;因此,小路上经常有车辆穿梭其间。孩子的幸福简单得有时不是我们成人能想象的。绿化带里有一条一块块石板组成的石阶路,几乎每次从绿化带里走过,妮妮都要走走那条长长的石板路。那个炎热的午后,三岁多的妮妮命令我走在绿化带旁边的人行道上,她走石阶,比赛谁先到达小路。妮妮有意赢我;我有意输她,丝毫不敢放松周围的安全。远远地看,挨着我们的小路边停了一辆面包车,小路上并无行使的汽车。可是,我到底是低估了一些可能的意外。不知什么时候窜出来的汽车,已经拐上了小路,速度并不慢;据目测,妮妮如果不停下来的话,就会和汽车有糟糕的相遇。更让人揪心的是,面包车正好遮住了我的视线。我高喊妮妮,她却似乎没有听见。老天!脑袋“嗡”的一下,我不敢想象那个恐怖的结果。汽车“嗖”

的驶过,妮妮欢笑着扑倒我的怀里,惊魂未定、劫后重生的感觉瞬间交织了。

小时候的我十分淘气,上树下河,无知无畏。某一天我和几个伙伴在乡公路玩耍。这条公路是条交通要道,南北走向。我们在路东,要穿过马路回家。靠路东停了几辆车,当时我个子还没有小汽车高。站在两辆车的中间,我探出身子向北边望了一眼,没有车。鬼才知道,我当时怎么忘记了“过马路,左右看”的常识(也许那时老师还没有教我这一常识),飞一般的向对面奔去。不到一秒,一辆汽车贴着后背从南呼啸而来。很多年后,我都不曾想起这件往事。只是在车祸频繁的今天,偶然回味起来心有余悸。

儿时的农村,几乎家家户户都有那种两轮的架子车(方言叫“平车”)。车身带斗,前方有两个车把,可以供人畜驾车。下面就是类似举重杠铃的那种东西,我们叫“车脚”。车身和车脚可以分离,不用时就把车身竖起来扣到墙上,用的时候再放下来安到“车脚”上。有一次,爷爷要把竖着的车身安到车脚上,我感觉爷爷把车身弄下来很吃力(因为那个车身是铁的),很想帮爷爷的忙。我站到爷爷身后伸手够车把,这时爷爷却猛地松手,车身很响地砸在了车脚上。我吓了一跳,爷爷回头看见我在身后,也吓了一跳。

妈妈右手的大拇指上有一条黑色的纵线,是当年死里逃生的证据。当年,妈妈和爸爸在地里灌溉,妈妈无意碰到了裸露的电线,一下子就人事不省。爸爸赶忙送妈妈到村诊所。噩耗传来,大家都懵了。可是后来,也许是妈妈命大,也许是上帝可怜他们的三个年幼的孩子,

妈妈苏醒了。在我的记忆里,妈妈多次给我们兄妹讲述她的那次惊险遭遇,轻描淡写;她出事时,我尚且不谙世事,记忆尚浅,痛楚不深。如今妈妈已然年过半百,因为生我时年轻,她无数次检讨在我们幼小时她没有照顾好我们;而我时常想,上帝真的是厚爱我,给我无法替代的母爱。

张爱玲的爱情名言很经典: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我们姑且不论多数人对这句话的误解,生活充满太多不可预见的东西,意外总会不期而至,或是惊喜或是悲剧,哪怕是零点几秒之差,都可能改变一个人的生命轨迹。

在上帝面前,人类分分秒秒都能发现自己的渺小。有惊无险的经历,除了回想起来的后怕,还有脚踏实地、毫发无损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