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河-父海 中华魂征文
六年级 记叙文 1292字 63人浏览 草雨之田

师河—父海

走马中学 蔡纯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条条江河汇聚成海,师恩浩大,如父一般,伴我一路前行……

— 题记

那件事—我记忆犹新。

从家上学出发时间是凌晨五点,天还没有亮,野外朦朦胧胧的事物,邀约高空中的繁星和月亮把“夜美人”打扮的特别迷人。枝叶在风中摇曳,月光透过稀疏交错的叶隙,投在地面上的影子轻步曼舞着。

为了赶时间,我顾不上这般美景了。不在乎行路的艰难,也不管泥浆是否溅落身上。我像一匹小马儿狂奔着。突然,我被一块石头绊到,扑倒在腌臜的泥水里,我本能地发出一阵阵惨叫,哎呀, 好疼;哎呀, 妈呀,好疼呀……原来,手、膝盖都擦破了皮,我强忍着疼痛,没让泪花在眼眶里绽放。刹那间恩师往昔的话浮现在脑海:“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我搓了搓手,揉一揉腿,咬紧牙,费力地爬起来,蹒跚地继续前行。在这美好的夜景里,却在前进的路途中给我留下凄苦的身影,留下我心灵的创伤。

天睡醒了,天边出现了一片霞光,我不知不觉地来到了校门口,此时,我才发现浑身是泥,脏兮兮的,只留下那两颗黑眼珠

子在转动,简直就是一只“落汤鸡”呀,我拖着一瘸一拐的腿步入校舍。同学们向我投来异样的眼光,还在背后指指点点,谈笑着,我尴尬极了,低下头,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天蔚蓝蔚蓝的,没有一丝云彩,尽显她的素颜。而此时的我沮丧地蹲在长长的石阶上,抱紧我的小腿,蜷缩成一团。不自然间羞愧、无助、孤寂、无奈还是侵蚀了我的坚强,泪花不停在眼眶里绽放,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风吹过我的耳际,丝丝的细响附和着我的呜咽声,我感到万般的酸楚。风,你是在嘲笑我吗?是在看我的笑话吗?

“听同学那么一说,我就知道你又准在这儿。”一声铿锵有力的重庆口音传入我的耳朵,触动着神经,顿时,滋润着我原本干涸的心灵,我嘟着的嘴角舒展起来,面露喜色。我知道是我的语文老师—老余。他来了。

他温和体贴,有时,还有点小可爱的。课上,是我的良师,私下是我地地道道的好朋友。生活中是我慈爱般的父亲。

我还没来得及回头,他已到我的身旁。这时,我心里感到特别踏实。他拍拍我的肩膀说:“纯儿呀!人生漫漫路难免有失意、忧伤、挫折相伴随行。男子汉流血不流泪,不经风雨又怎么能见彩虹呢?快到中秋节了,你的父母外出务工几年了,家里就你一人,这次去我家一起过吧。”他的话深深地拨动着我的心弦,此时此刻我感受到了父亲般地关怀,心灵上所有的创伤都得到了痊愈,。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眼泪又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我顺势把头扎进他那温暖的宽大的怀里。他抚摸着我的脑袋,拍着我的身子。

一分钟,三分钟,五分钟……我的心渐渐地平静下来。他见我没有了哭声,开始讲他孩提时的故事,他说:“小时候做啥事都不顺心,每次遇到挫折时,总是少不了爹的那一份份爱。有一次,放学回家在路途中悄悄地偷别人种在地里的大红苕,被爹知晓后,那可是脱下裤子用板子打着白皙皙的屁股呀……”那口音滑稽到了极点,我没等他说完便哈哈大笑了起来,他也笑了起来。我似乎感觉到好像生了一对翅膀,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翱翔。,风姑娘又来了,她亲吻着我的脸,我缓过神来,静静地,贪婪地享受着那慈父般的爱。

这件事—深深地烙在我的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