揽月湖之伤
初二 散文 1162字 39人浏览 盧錦淇

一种爱情分隔两地是异地恋,再怎么固若金汤也抵不住时间的旁枝滋生;一个学校若分为相隔甚远的新旧两个校区,就有些“正妻”和“小妾”的意味。在崭新华丽的新校区建设起来后,如娶回的娇艳年轻的“小妾”,宠盛不衰。一切以新校区为主,朝着在若干年后“××学院”变成“××大学”的目标出发。糟糠之妻的旧校区在校领导的喜逐颜开下黯然失色,弃之脑后。

每个学生看到录取通知书上高大上的校门,心里琢磨着:“嗯,这个学校还不错”!到了学校你才发现有两个新校区,而你恰好不幸地被分到了老校区,走进去会以为又回到了自己刚毕业的高中,你怀着一丝疑惑深入,才知道基础设施甚至连高中还比不上。于是骂骂咧咧的埋怨被欺骗了,心里是道不尽的绝望,好歹时间会冲淡一切。日子好歹要过,习惯就好了。后来懂得了这是一片静谧的孤舟,除了分到旧校区的几个院系,上层领导压根不会涉足到旧校区。从生活到学习方面已定局,即使申报所需所补也迟迟得不到回应。

我们能够接受这贫瘠的高中似的大学生活也就罢了,可是学校把事情做得太过分了,这明显的“宠妾灭妻”的偏倚让我们心理失衡。老校区不装饰也是漂亮的,可是什么设施都安在新校区,每年大小考试都要求老校区的学生赶往那边去,做半个多小时车程不说,而且还没有直达的公交。最气愤的是学校所谓的校车亦是门面作用,有着等级区分,我们学生这种等级的人不能乘坐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普通话的考试改革,学校也首次在新校区装了十台左右的测试机,明明老校区以师范专业为主,因而普通话是必须要考过二甲,而新校区的大部分专业可以自主选择普通话的考试,学校还如此安排。今天普通话考试,我们凌晨六点多就起床赶往新校区,晕车导致脑袋昏昏沉沉,几口早餐在急匆匆的步伐中无法消化,肠胃有些紊乱。我们准备不太充足,第一次接触普通话机器考试形式,心里难免有些忐忑不安,极力安慰自己要淡定,从容不迫。到了临场又是手忙脚乱,发挥不常。自我预测又得重考了,一阵悲戚涌上心头,不由得仰天长啸:这漫漫的普通话考试长路,何时了结啊?

长期压载的对学校的怨气一股脑爆发。

揽月湖在雨后弥散着一层氤氲,湖边柳枝飘荡,果然“诗情画意”,引得历年无数学生投之其中。此刻我的心被笼罩在浓郁的迷雾中,如这样凄凉的秋——无限的悲伤。伤心的人不能站在湖边太久,片面而来的湿气只会徒增悲伤,揽月湖里承载得了我此刻的悲伤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好朋友医为了安慰我,没有去自习,特意陪我去打羽毛球。我将抑制在内心深处的愤怒全聚集于手腕之处,拍起拍落,次次都是狠劲。渐渐就在运动中忘记了不愉快,专注于接球中。一身汗被冷风吹散,身上的沉重负担也随之卸载。医带我去“饿了吗”这样一个活动,新校区的一些小餐馆加盟这个活动,学生在网上点餐就会便宜许多,医不断推荐烤肉饭,事实证明,味道确实不错。

吃东西果然有治愈效果。胃暖和了,才能抚平心伤,积攒力量为下一次奔波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