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味道
初一 记叙文 1501字 187人浏览 有时探戈

幸 福 的 味 道

周六了。

早早的,我便收拾好大包小包的衣服、床单准备冲向回家的巴士。熙熙攘攘的车站门口,车鸣喧扰,叫卖声满天,有臭气熏天的垃圾堆与地沟油烟味四处弥漫,也有芬香四溢各种美食味在空中乱窜,每到一处都有不同的“别致”。我虎背熊腰得囊着大个儿小个儿,不顾忌那些光鲜与美丽的人儿投来的另类与嘲笑的眼光,屁颠儿屁颠儿地抖进车站,生生像一个许久不回家的“农民工”或被关数年的“囚犯”!

将背包们都安置在车上后,我一屁股砸在软软的车垫上,心情也愈加激动。抬手一看表,竟还有一个小时,来得着实有点早了!思量再三我决定下车再去逛逛。

我走马观花地看着,一样一样琳琅满目的食物在眼前带过,一时间我竟不知买什么好,突然我发现了许久不见的可爱水果——柿子!

我暗自叫好,小时候,爷爷奶奶年轻力壮又勤快,农闲之余就在屋前屋后种上了葡萄、柑桔、橙子、柚子、红薯、白薯、洋芋、魔芋、巴蕉、地瓜、桃子、李子、板栗、银杏,各种蔬菜以及其他很多供零嘴的东西,其目的是也是为了给我们这贪吃的小家伙们饱口福啦!不过,其中最宝贵的,还是那棵一个村儿找不出来第二的柿子树,秋时,将半生半熟的柿子采下来,然后放在谷里藏熟,不到几天便可以一扇扇剥开它们的皮,享受红红的瓤带给我们的余味无穷。

但自从搬家以后,所有的东西都没来得及移栽,留在了老家,那些令人垂涎三尺的美味也随之成为遥梦。我念想着几时回去再去一一品尝,却在偶然得知老屋的所有权移到别人家后,那个悖时砍老壳的臭人竟然因为作物砍掉了那一棵棵柑桔树,柚子树„„包括,那已长了五大年,结果丰硕的柿子树!不显山不露水的爷爷也为此心疼了好一阵。

如今,爷爷已到了快八十岁的年纪,身体完全跨掉,头发灰白,手脚无力,身形收缩,眼神也变得阴沉晦涩,所有的人都心知肚明,那个曾经拼命扶养过五个孩子、洗凉水、吃野菜、挑着重物徒步上宜昌的大汉已经垂暮,甚至连站着都成了问题。听奶奶说,爷爷在医院做检查,说爷爷的病,他们无从下手,爷爷也暗自落了几滴苦涩得令人发酸的眼泪。索性就这样快乐地过下去吧!我感受到爷

爷的真实变化,他不能劳作就晒太阳,不能到处走,就索性悠闲一天。

预料之中的是他食欲一天天不好了,不喜吃那些整天翻来覆去的东西,爱吃那些在贫困岁月里稀少的东西,苕、高梁、面粉„„总之,他是不爱吃大米。而我也明了于心,他吃这些东西,不一定是沉湎于它们的美味,他是在沉淀着他的过去,而那些过去的东西,如今一一稀少了,也便成了他的挚爱。

我仔细摩挲着那一个个红得晶莹剔透的大柿子,像宝贝一样如数家珍,只可惜我不敢买太多,怕撞坏了或来不及吃便“香消玉陨”了。我的内心涌起一股暗流,就像又回到了小时候。

怀着愉悦的心情与卖柿的阿婆聊了很多,阿婆得知,我是买回去敬爷爷奶奶的,当即便主动给我每斤降价五毛,几斤下来,我也非常不好意思的多拿了几个,也将阿婆希望子孙孝顺的期望深刻于心。

一下巴士,我便风火尘尘地向爷爷奔去,夕阳下坐在轮椅上的他双手微冷,他是看不见我的,因为他眼睛一片模糊,但他依旧听得出我的笑声、脚步声,“看见”我容光焕发的样子,他也绽开脸笑了。我从背后拿出小心护了很久的大柿子,给爷爷一点点剥开,他发出吵哑的声音表示惊讶与兴奋,咯咯的笑着,他枯槁的双手接过去,一点点静静的吃着,还说着:“好甜!”

我笑成了一朵花儿,笑声引来了正在给我准备美食的奶奶,我拿着一个柿子捧上去,奶奶看了顿时惊奇,双手在罩衣上噌了噌才缓缓接过去,坐在爷爷旁边一起吃了起来,也连连赞叹又边说我乱花钱。

三人的笑声引起过路的邻居们注意,隔着老远,他们也跟着会心一笑,就这样,幸福的味道四处漫延,夕阳下和乐融融的场景凝成了我心中最美的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