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的河
初三 散文 1128字 42人浏览 顺其自然飞

从黑夜的瞳孔中能够看到的银色溪流,如同月光的泪水,一滴一滴,所以才汇聚成了河水吧!或是王母娘娘的簪子,划破了暗夜的面孔,留给了牛郎织女一朵易碎的梦……

烟云从远处的山丘轻轻地漂浮起来,带着雪花和寒气,它们轻轻掠过干枯的树木,跑过鳞次栉比的瓦房,在麦田的浓绿中沉睡,在天空的召唤中渐渐消散,像是一首不得不终结的歌谣,带着难以言语的温柔,让清冷沁入心扉,渐渐结冻,最后变成如丝如缕的云彩,悄悄地凝视人们,却再也不能亲吻大地,只有雨一般的泪水相互传递,带着苦涩和湿润,在温暖中再次生成薄雾。

人们带着面纱,隔着一层薄薄的毛玻璃,从雾霭的机器中行走,就如他们不再接触真正的心灵,艳羡着纸醉金迷的放纵和麻木的泪水,从那样的双唇中,再也听不到真理……雾气从人们的身体中穿梭,带着疲惫的好奇,踏过殷红的高跟鞋,模糊过孩子们的眼镜片,在窗户上注视着高楼的拔起,再从鲜血中涌动,然后冰冷冻结,不可名状的悲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老人驻守在窗边,感受着雾气的萦绕。它们最初是水,干涸后留下痕迹,它们是泪,从他们的眼睛中流出,沉睡在人或物的身体中,感受到挤压,感受到高兴或愉悦,它们汇聚在眼眶,试图紧紧抓住睫毛,然后滚圆而掉落,带着炙热的温度,一瞬间却又寒冷,然后它们成了气,相互缠绕,从世界各地飘荡至此,诉说着哀伤的往事,雾气缥缈在指尖,告诫着倾诉着,然而它们是雾是气是水,它们不是人,他们无法诉说,然后在历史中,那些流下的泪水已经变成了往事,成为沙滩上的一粒沙子,再没有人记得。

清晨的鲜花娇艳美丽,如同二八佳人,战火燃烧着,吞噬这一切色彩和芳香,然后他们来了,是堕落的恶魔还是圣经里的耶稣,鲜血点燃了焦土,生命湮灭在战场,断旗轻轻地飘扬,凝视着折茎的花朵……晚风亲吻着战士的睫毛,薄雾在哀鸣中笼罩大地,血液的气散为青丝,雾气游走在战场上,盘旋在小丘般高的尸堆上,带走他们对家乡的思恋,带走他们对妻儿的眷念,带走他们对生存的渴望,最后,带走他们的灵魂回归尘土。薄雾隐去他们残缺的尸体,柔和他们或是惊恐或是安详的面容,而他们对这个世界的无尽思恋,将会随着淡淡的雾气,飘过地球的每一个地方,化为雨滴,化为云彩,在晴朗的蓝天下,祝福着亲人,祝福着每一个活着的人。然后在他们甚至没有名字和照片的墓地里,浅浅的笑着,随着世界隐去身形……

听啊!每一个叹息都在诉说着,他们如此深爱着这个世界,深爱着活在这个世界的人们。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万物的泪水和血液,在夏空的夜晚湿润,这些思恋和悲哀,随着时间渐渐消退。然而薄雾在各个地方都记得,事态的变迁,他们的痛苦和喜悦,像是银色的琉珠,随着空气上升,汇晟一条银色的河流,如同月光的泪水,微笑的包容所有的叹息,那是神明的河流,然后你可以看到,在夏夜的天空中,有一条银的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