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子疑邻者”说
高中 其它 1843字 154人浏览 王娟1886

当我师弟韩非(别人为表示尊敬都叫他韩非子)来到我家的时候,我刚刚补好我家那堵被雨冲坏的墙。

我给他说了“天雨墙坏”的事。然后我说你看我儿子够聪明吧,至于偷东西的人嘛,我怀疑就是我那位邻居干的。——你们别嘲笑我,难道我说的话没道理吗?——知道这个缺口的人除我之外就只有我儿子和这个邻居了,并且,知道可以利用这个缺口偷东西的也只有我儿子和这个邻居。我儿子当然不会偷自己家的东西了,那么你说,我不怀疑这个邻居怀疑谁?

其实我师弟韩非一开始也认为我是对的,只不过为了一个特殊的目的,我师弟断章取义(原文为“意”)地利用了我的话罢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师弟韩非是被我邀来商议事的,商议的中心议题是如何给我弄个一官半职。我发现农商致富远不如当官致富来得快捷省力。

如何给我弄个一官半职呢,我师弟说这得看当权者需要什么了,他们需要什么,你就给他们什么,你就可以当官了。——这条定理叫做你给他们“他们想要的”,他们就给你“你想要的”。

他们——我们的国君和国相需要什么呢?除了金钱美女,他们就需要与他们有血缘关系的人了。只要与他们有血缘关系,即便是呆若木鸡,也是可以授官的。至于金钱美女,我这点家产怎么够呦。——我一想到这些人的贪婪嘴脸就感到恶心。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的师弟说他们不仅需要这些,还需要一种叫做愚味的东西。——只要他们给你一点好处,你就对他们产生感情;有了感情你就认为他行事正确,你就会有端或无端地拥护他们。他们就需要这样的人。

为了把我变成愚昧的人,我师弟就出门云游“宣讲”我的故事去了,当然是他自己加工了的那一段,也就是你们知道的后来被记述在他的专著《韩非子》里的那一段。——为了照顾我子孙的脸面,我师弟还隐去了我的姓名;为了我的父母之邦的声誉,我师弟索性把我的国籍也改成了宋国。其实我是最讲究“尊尊亲亲”的迁居在赵国的鲁国人。

果然,我师弟出门之后不久,在集市上看到我的人,目光都变得怪怪的了;甚至还有人问我1+1是不是等于4。不到一个月,国相就派人来了,将我委任为赵国的晋阳令。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说也来怪,自从我接受了印玺符绶以后,就立刻觉得国相过去的行为可以理解了。什么驱逐廉颇啦,什么罢免李牧啦,全是应该的事。依葫芦画瓢,咱也将儿子、侄子、孙子、小舅子、车夫、马夫、伙夫以及伙夫的小姨子等,凡是与我有感情的人都委以重任。

晋阳本来是个很富庶的地方,被我治理了没几年,便民不聊生了。不久,秦国来攻,我们便灭亡了。

后来我才知道我被我师弟利用了。这小子从小就想一统天下,当他发现自己不具备一统天下的条件时,就将自己的思想传授给秦王政,打算借秦王政之手,替他完成心愿。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要一统天下,必先扫除障碍,壮大秦国。于是就用我这样的人来祸乱赵国,“以遗秦国”。当然,韩国是最先被遗给秦国的,你想,那是他韩非亲自动手祸乱的,还能不快吗?

别忙着嘲笑我们这些人,没有我们,秦国能一统天下吗?没有一统天下,历史能前进一大步吗?如此我们应该是“推动历史前进的人”才对。别嘲笑我们不知羞耻,不信你瞧,以后各代,效仿我们的人还多着呢。哪个朝代的更替,民族的衰亡,没有我们这些人的作用。只有我们,才是每个新生政权、新生国家的真正掘墓之人。

【点评】:本文属于传奇小小说的写作形式,用自述的方式,引经据典,将历史材料重新演绎后写成。表现出较扎实文学基本功。也充分体现了部分显著的发展等级特征。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首先,在语言上叙事简洁流畅,风格亦庄亦诙,有个性特征;如“晋阳本来是个很富庶的地方,被我治理了没几年,便民不聊生了” ;“为了照顾我子孙的脸面,我师弟还隐去了我的姓名;为了我的父母之邦的声誉,我师弟索性把我的国籍也改成了宋国”。

其次,在选材上确无愧于“丰富”二字,从《韩非子•说难》中的寓言故事,到鲁国的立政文化、赵国的地理历史,从秦韩关系、秦赵关系到韩非思想等等,信手拈来,洋洋大观,显示出作者丰厚的文化底蕴。

第三,本文还有灵活多样的表达手法及修辞方式,叙述、议论、抒情,引用、反问、排比、等手法运用娴熟自如,尽显文采。构思颇有想象力,将韩非与寓言故事的主人公、韩非与秦王的关系、韩非的思想等,自圆其说地演义了一番。又将整个寓言故事置于战国时代的大背景下,合理地做了发展,从而巧妙的表达了主题思想。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第四,思想也较有深度。将“凭感情亲疏认知人(事物)”产生的原因,在社会上被利用的原因,以及这种现象事关天下兴亡的道理,寓于诙谐的故事之中,使文章既有小说的曲折情节、又有散文的飘逸笔调。当然,由于考试时间限定及作者的年龄认知阶段等原因,作者还不能全面科学的揭示这一切,但这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