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作文的功能
初二 散文 2010字 390人浏览 819916刘

写文章久了,在头脑中忽然冒出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写文章,文章的功能(作用)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困惑了我很长时间,以至于不得不停下来进行思考一般,因为不解决这个问题,写文章就是一种知其然,而不知所以然的盲目行为。如果把这个问题搞清楚了,写文章就有了明确的指向性,就自然会找到适当的表现体裁,辅之以语言的运用,材料的选择,最终实现写文章的初衷。

本想偷懒一点,利用网络搜点现成文章进行借鉴参考,然而当我打开百度搜索工具输入文章的功能几个字点击后,竞然找不到一条真正称得上是相关的文章或信息,令人感到失望和沮丧。看来这个问题真得就没有引起别人的意识,是不是有些人纯粹为了写文章而写文章,究竟为何而写,连自己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凭着一种感觉来写呢。难道写文章也只存在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意思,看来,解决这个问题还真是遇到了一点麻烦,不过这个问题也是很有必要拿出来说一下,以引起各位写手的反思。

翻阅一些专业书籍,大多数是围绕就写文章而写文章来论述展开的,主要论述写作的特点规律、方法技巧、谋篇布局、谴词造句,这个当然有必要,但很少就有人触及到这个写文章究竟是做什么的形而上本质核心问题。其实细想一下,任何一位作家或写手在写文章时,都不会脱离这一窠臼约束,只不过有的人是自觉到的,有的人是没有意识到。根据本人的理解和认识,文章大概有以下几种功能。

一是传播知识。知识是经验的固化,是人类改造客观世界和主观世界的认识成果,来自社会实践。其初级形态是经验知识,高级形态是系统科学理论。因为每个人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获得知识不可能具到每个领域去实践,事实上也是做不到,但是有些知识还必须了解掌握,这样获得知识方式就有两种,一种为直接知识,可以自己去实践掌握;另一种为间接知识,直接接受吸收别人的成果。别人要想把自己获得的经验转化为别人易于掌握知识,其中运用写文章这一重要载体就是再自然不过的现象了。

二是发表意见。每人都有一张嘴,嘴的作用除了吃饭,还有说话。说话当然有时候就是发发表一种观点、意见和看法。有的人为了把自己的观点、意见、看法变成别人的共识,仅仅依靠人际传播就达到理想效果,因为在人际传播中很容易使信息发生扭曲,传播的最终结果会使信息发生质的变化。如果把这种观点、意见和看法变成人人都可看得见的文字,当然写成文章来传播是最好的办法了,也能保证传播的效用,从而减少被曲解和误读的机会。

三是教化别人。文章是一种物化了的文化形态,文化的功能主要是化人,文章也就有了教育人,感化人,启发人,引导人,使人人都知道人不仅是一种生物人,更是一种社会人的重要作用。我们先人为教育激励子孙后代,写出了许多传播久远、脍炙人口的经典之作,成为全世界共有的精神财富。

四是表达情感。每个人都有喜、怒、哀、乐等情感(情绪)的体验。表达这些情绪情感的体验,各人运用的方式不同,如有的人用写字来抒发,有的人用绘画来体现,有的人用歌

唱来表达,有的人用喝酒打架来发泄,总之千奇百怪,多之又多,写文章也只不过是其中一种方式而已。纵观历史上许多名家写的文章,之所以成为名作,大多数是抒发了怀才不遇、人生坎坷、相思之苦等情感的表达,拔动了人们心底最柔弱的神经,引起大家的思想共鸣,成为世代传诵的佳作。

五是消遣娱乐。这也是文章所要表达的另类意思。人们为了逃避工作和人际冲突带来的压抑和不快,许多人喜欢听读一些笑话、幽默等小文章来排解郁闷,获得了身心愉悦。所以尤其是现在诸如笑话、无厘头搞怪的文字作品就层出不穷了,原因也在此。

以上只是一种粗浅划分,不一定是穷尽了所有。当然由于每个人划分标准不一样都会得出不同的结论,我在此也权当是一种抛砖引玉行为,与大家共同商榷。

把文章的功能弄清楚以后,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一步,是前提和基础,接下来就是如何把写文章写好,写出精品来,但这只是技术活了。写好一篇文章我感到不外乎有以下几个步聚:

首先,弄清楚文章的功能。功能即作用,就是上文提到的。写之前要想到文章究竟是为了什么,做什么用的,是为了传播知识、发表意见、教化别人、表达情感,还是为纯粹消遣娱乐。在这个问题想明白后,就可以确定表达的体裁。

其次,确定表达体裁。体裁很重要。什么功能性的文章必须配之以相应的表达体裁,这样文章形式和内容就会相得益彰,相印成辉。比如说,目的是传播知识,我就可以以说明为主,写些说明体裁文章,如科谱、游记、日记、应用文等。再如,目的是发表意见,我就可以写一些新闻时评、思想评论、文艺评论、杂文等文章。如果要想表达情感,最好是运用抒情散文、叙事散文的文体。

再次,谋篇布局。这里就是要根据表达和体裁的需要,来确立主题、选择素材、安排结构、锤炼语言,同时安排好开头结尾、过渡照应、段落层次等。然后再经过至少三篇以上的修改,基本上就可以搞定了。当然具体如主题提炼等细节,又可以展开进行论述,那是另外需要论述的问题,不在本文重点论述的范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