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不到你
初二 散文 826字 96人浏览 lsywm521

曾经赤眼相对,曾经欢情举眉,曾经绕指揉剑,曾经凄风苦雨……或许再也没有那么一个人能让她笑,会轻扬唇角,看到她皱眉,会欲以身代。

回到最初的地方

“云外的须弥山色空四显,毕钵岩下觉岸边……”这座逸乡亭留着名叫“修”这位女子的身影。总是在未经浮阳破晓的时候,着上京剧浓妆,开始迎风而曲。而在此驻足的“时”迷上了轻纱似的歌声,花一样的人。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修舞着彩缎上下翻飞,挥飞自如。久之用力一甩,甩出了百般娇柔;久之轻轻一点,点出了百般深魅;久之左旋右,圈出了百般焦愁。杨贵妃回眸一笑百媚生,修则撒花红万千,舞花蕊翩翩。胭脂红颜,在灰蒙的逸乡亭间,染色尽欢颜。

剧结束后的停歇,修也很少与人说话,似株含羞草,不言也无语。时总还着欢悦的笑脸与修打招呼,修也会羞着半脸点点头,微微笑。每次的微笑,却是多少次的体谅了这个男人的寂寞。在修不久的离开后,写下了数年的等候。

站不稳的等候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自从修的离开,时日日夜夜等候在逸乡亭,他的心上,是永远也抹不去沉浮于艺术,扮演属于自己角色的那个举颜微笑的影子。时留了太多的秘密,更别说那些一秒中后墨浓于水的眷恋,修永远也不会知道的。生命有太多太多的不确定,是的,修的离开是对时的一场意外,时想也想不到的意外。如狂风暴雨的侵袭,来过一次是突然,反复的出现凑成了多少多少内心的不安静。时会一点一点编制这个等候的童话,一次一次的幻想他始终会爆发,或生存,或死亡,他会放手一搏,就算是遍体鳞伤也不会退缩,或真实,或虚假,他都会等的,因为那种不言而欲的感觉从未消失过。

一角花艳开

时坐在逸乡亭里,那只当初修休息时坐过的石凳上。他把双手托着尖尖的下巴,垂下了像狐狸般的眼睛。间隙,他看见了一朵黄灿灿的野花,弯下了腰,笑得很欣慰,顺手想摘那朵娇滴滴的黄花,却从左侧的湖边浮来一阵异常清新的风,花在时的指间晃动着,时慢慢缩回了手,只是手上多了花粉,黄黄的,细细的。再怎么鲜艳的颜色,想擦去却怎么也擦不掉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或许如花的美眷,也敌不过染指的似水流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