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花儿(六)
初二 散文 3834字 83人浏览 禾晞之殇

屁颠屁颠儿地,颇有种被主人家抛弃的野狗的赶脚。当然这完全不足以浇灭我此时满满的幸福感,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儿得到好心老奶奶的一碗热汤般满足。满足之余,眼前的一点点变成一丝丝然后一幕幕,完全是越战越勇的趋势。 仅有的一点小满足一滴一滴消失殆尽,有个现实的问题就摆在面前,回还是回呢?这不是问题,问题是怎么回?换做两天前这个时候哥么儿早把雨伞送到面前了。现实与理想的关系原理就是这么让人捉摸不透。烦躁,难道我真要放下高贵的身段求兄弟们原谅吗?不行,绝对不行,为了一把伞,这绝对不是我郑宇轩的作风。嗯,不能低头,我似乎已经下定决心 唯一的一丝侥幸,就看老天的了,按理说,大夏天的这下雨意思意思就行了。事实上,下雨这块儿并不归我管,所以老天爷并没有要歇歇的意思。眼前垂下的每一条雨线都好似小时候奶奶手上那一丝一丝的麻线有条不紊的从我的心脏正中间穿过,好一个心乱如麻。这也许就叫人生的绝境吧,任你再折腾也没法子破啊。哎! 能让一下吗?,一句不冷不热不咸不淡的话语从我耳边刮过,第一反应是毫无反应。接着,怎么这么耳熟呢?此时脑壳并不是很够用,也许是心乱如麻的并发症。不管那么多,回头看看不就柳淳,额,不好意思啊,挡着你了同时不忘配上一副浅浅的抱歉的微笑。看着这情况我确实是挡着大门中间了,很识趣的往旁边摞了摞。再一次如此近距离的和众民女神面对面,不对,算不上面对面,相信此时的我是没有足够的勇气直面眼前的冰山美女的。 你在这里干什么,依旧不冷不热。 啊?我,额,请原谅我此刻思绪有点乱。女神似乎已经觉得对我这样一个凡人说得太多了,一时间潮湿的空气分子似乎在慢慢的凝结成冰霜。 外面的雨似乎也明白了我此时的尴尬处境,下的愈加欢快了。滴答滴答,每一下都重重的击打在我弱小的小心房上。 你没带伞?冰冷中总算带上了一丝凡人间该有的疑虑。我缓缓抬起头,一张精致到极致的脸,覆上一层凡人没有的高冷气质。我没有出声,至于为何我也不晓得,只是自然而然戴上一副委屈的表情。像极了被一群泰迪欺负的流浪狗。 悄悄瞥了一眼眼前的女神,深青色的眼眸中看不出半点波澜。接下来的一秒,拿着!,一把纯黑色镶有精致花边的小伞被一双胜雪的白皙双手递到眼前。我没有拒绝,也没有接过来,愣愣的,我竟不知道该做点什么。 你怎么出来这么快,如雷贯耳,一瞬间我回想起一教事件中的第三个人,小兰同志你来的真是时候。不经意间,我似乎在十分之一秒中看见一丝若有若无的慌乱在女神的眼角一闪而过。接着,雨伞被一股不小的力量强推到我的手里,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 然后是这样的一段对话,柳淳,你要的书找到了吗?我的那本被借走了,我将就换了一本,一会儿我们咦?宇轩同学,你怎么在这儿?。一副不敢相信的眼神眨巴眨巴地盯着我,我一时慌不择语哦,我来借书,同时巧妙地把雨伞藏在背后,换上一脸淡淡的自然。借书?小兰同志用标准的疑问句重复了一遍,一脸的质疑。 唉?柳淳,你没带伞吗?我怎么记得你有带伞? 柳淳额头微皱,嘴唇微微蠕动,终究只说出两个字:走吧。小兰同志似乎还想说点什么,想了半天硬是没说出口。 凝视前方雨幕中渐行渐远的两道背影,一姚挑一魁梧,慢慢融入冰冷的雨水里。而我傻傻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我该高兴吗,问题解决了,怎么有种不明所以奇怪感觉冒了出来。 算了,出发回宿舍,出来这么久,兄弟们气也该消了吧。 雨,依旧下着,这已经不是问题的关键了。关键是这把伞着实吸引了不少热衷的观众。硬着头皮,撑到宿舍楼下。立马把这把惹人非议的花边小雨伞收起来,理直气壮的走上四楼。宿舍门开着,此时里面只剩三个人:胖纸,老蒋,小花。小花这个人,除了娘里娘气,没别的特点,所以他非常欣然地接受小花这个别样的称号。JJ 和小眼镜不知去向,小眼镜这个称呼不难理解,他是宿舍唯一除了睡觉离不开眼镜的人,平常显得一副学问高深的样子,事实是他和我们可爱的胖纸每次期考总能斩下全班最大份额的挂科科次。 标准的六人寝,一切看起来并没什么不妥。老蒋左手揣着一个紫色的小瓶子,右手专业地在胖子左半脸上涂着什么。小花坐在旁边的床沿上,一声不吭,比平常竟多了几分男子气概。我小心翼翼观察了一下室内情况,不声不响地径直走向自己的床铺。麻

利的将手里的雨伞放在床铺下并用书包小心的掩上,已经万无一失。抬起头,发现他们三个不约而同地朝我瞟了一眼,眼神中并没有先前那么重的火气了,倒是馋了一层我看不懂的无奈还有些别的东西。细细想来,我也有不对的地方,至少无论如何也不该朝兄弟动手。但是平时自认为一身傲骨的我是不会这么轻易妥协的。于是,小小的寝室里弥漫着死静死静的味道 唉,过去的事兄弟们就不要挂心上了,也没有谁的错终究老将忍不住率先开口了。不得不说这回还得感谢这个老将,不然真不知道大家要就此僵持到什么时候。可以看到在场的四个人包括我自己脸色明显的缓和了,小花阴柔之气也正式回归了。 宇轩哥,你没遇见JJ 他们吗,他们见你迟迟没有回又下起雨来了,就出去找你了,刚听到前三个字,整个人有种不好的感觉,柔而不弱,阴可蚀骨,不愧为本寝一宝冯小花。自称是冯。依洛曼的后代,将来计算机革命领军人。说句实话,在玩电脑这方面,这假小子确实有两手。记得在入学第一学年计算机C++期考中,在全班跪倒一片的情况下,唯他满分潇洒通过。废话以后慢慢说。 JJ和小眼镜去找我了,听到这里,心里怎么感觉有点怪怪的的呢?我记得没错的话,小眼镜唯一的爱好就是缩在被窝里打游戏,平常都是足不出户的。难得上一次课,还是签完到就走。JJ 这个人平时脾气是有点犟,但挺男人的,对兄弟们还是蛮热心的,它是目前六人中唯一找到女朋友的。想着想着,这心里竟有点不安起来,这外面雨越下越得劲,是不是的雷声甚是骇人。这两人儿不会被雷劈吧?好吧,我自己都觉得好笑 终究我并不是预言大师,事实上被雷劈这种事实在是概率为零的小概率事件。伴随着滴答滴答的脚步声,一高一矮两道人影立在寝室门口,显得极其的不和谐,当然二人身上少不了都有些狼狈,大概是雨太大的缘故。 此时的我正直勾勾的盯着二人,不知道心里在琢磨什么,淬不及防地一道重拳落在我的左胸偏上位置,力道还不小,不过还不至于造成内伤。是小JJ ,带着一脸的责备却掩盖不住那一丝焦虑。 我很自然的笑了,同时不忘冲着他胸口正中轻轻地回敬了一拳。到这里,全寝室的兄弟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兄弟终究是兄弟,这感情岂是一点小起小落所能影响的。 郑哥,真没想到你城府如此之深啊,这个柳淳,大家是想都不敢想的,你居然先一步就动手了,说话的是小眼镜,怎么一副镜片下闪烁着说不出的戏谑味道。我张嘴本想说点什么,竟觉着无言以对了。 短暂的沉默后,还是老将说了句公道话:好了,兄弟们是有些嫉妒,不过这个事情各凭本事,兄弟,我挺你的!同时不忘送过来一个挑逗的眼神,竟让我不自觉得神经一震,这就叫瘆的慌吧。 我再次无言以对,随即大家冰释前嫌,各忙各的。当然打游戏的偏多点,兄弟几个特喜欢一起开黑坑人,都是叫撸啊撸lol 这款游戏害的。我承认我也是受害者之一。 六月一日,一年一度的小朋友节,在大学里似乎并不怎么流行。天气晴好,由于前天刚下过雨的缘故,光照丰沛并不显得有多炎热,到有一种清新感。右手持一把黑色小伞,独自一人走在去北苑的路上,虽然不常走这条路,至少这个学校也呆上三年了。路牌什么的也就是摆设了,不过一路上有个明显的特点就是性别分布成梯度在均匀变化。北苑是女生的大本营,每天雄性动物出入是极少的。当然这也就使的随便出现一个男的就会显得格外醒目,比如我! 唉,这还没到她们大本营呢,这四面八方一双双瞪的跟牛眼似的像见了鬼一样。不时还可以发现三个两个促一块儿低头细语,不知道在八卦些什么。当然,女生嘛见怪不怪,我丝毫没放心上,继续往前走。 这还没走两步,雨轩同学,来给我们小淳还伞呐?,寻声望去,这不是徐婷嘛,班上的团委书记,出了名的八卦王。也许正是因为她八卦的本事才成为团委书记的不二人选。想到这里,聪明的我立马觉着事情好像不太妙啊。这小兰班长还真是嘴够破的,找这么看,一教事件早就在女生这边传开了。平常自认为脸皮并不薄的我此时也感觉颇不自在,正在我不知如何作答以自圆其说时。迎面洋洋洒洒走过来四位姑娘,以小兰班长为首。看她肉嘟嘟的脸上竟显得如此无邪,天呐,她是怎么做到的? 加上徐婷同学一共五只成整齐的一排立在我面前,我不知所措。 雨轩老弟,不好意思啊,是小淳亲口承认的,我只是小兰一脸无辜,话没有说完,我却可以肯定整件事情的真相。这平常显得人畜无害,大义炳然的小兰班长绝对是罪魁祸首。我心中有一股无名之火在沸腾。小兰似乎发现

有所不妙,肉嘟嘟的小脸上写着大不了一死几个字。 我是真怒了,但是这不足以成为我对一群女孩子大打出手的理由。于是,我只能忍气吞声。狠狠地瞪了小兰一眼,把手中的黑色小伞冲着她抛过去,用力有点大,她猝不及防地接住,还准备说些什么。聪明的我怎么会给他忏悔的机会,潇洒的转身,留给这群女孩子的只有触不可及的背影 你说这宇轩同学哪来的这么大勇气,他难道不知道有多少好儿郎败在柳淳姐姐万里之外吗?说话的是跟在班长身边的另一个女孩子。不过这郑宇轩在我们班男生里面真算不错的了,此时说话的是徐婷。这时小兰班长一脸肃穆,郑重其事的说了一句也许这个宇轩同学真能成为这三年来的一个例外。

同时还意味深长地轻点了几下头,众女疑惑的望着小兰班长,一头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