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谓
初一 其它 909字 5119人浏览 伊人5788089

无所谓

无所谓是一种大度,是一种满不在乎,更是一种洒脱的气质。

我国古代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个买布的和一个卖布的吵架,说:“三八二十三,你为何收我二十四枚钱?”颜回上前劝架,说买布的人算错了,那人不服,拉颜回找孔子评理,并说定了如果他错了就把脑袋给颜回,颜回输了就把帽子给他。不想孔子判颜回输,让那人将帽子拿走了,孔子对颜回说:“你输了,只输了一顶帽子,他输了那可是一条人命呀!”这个故事搁在现在的话,孔夫子一定会说:“一顶帽子,无所谓了。”这不是不在乎,而是智慧的精髓,宽容的核心。 我身边也有这么个“无所谓”,他脸上长满青春痘,带着一个淡蓝小清新风格的小圆眼镜,看皮肤好像是刚从非洲回来的。眼睛眯成一条缝,走路时歪歪扭扭,像是鬼子进村似的。他就是我的同桌,看到他吊儿郎当的我就来气,怎么就让我摊上这么个同桌,真是做梦都想把他换掉。

那是一个漫漫无边的夜晚,吃完晚饭后天已经非常黑了,我急匆匆回到教室。“喀,喀,喀”,走廊里响起这熟悉的声音。一听我就知道他来了,我抬起头,习惯的将手放到太阳穴附近抚眼镜,唉,今天眼镜没带。心里想着想着他就一拐一拐的走进了教室。“邋遢就是邋遢,吃个饭连嘴都不擦,细小的碎沫还在嘴角上呢。”他应声坐下,对着我笑了笑,说:“无所谓。”我想装什么,装什么清高。 “你靠那边点,你这样我就没法写字了”“你别抖你那短腿了,我受不了。”今天我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这两句话了。他还是不停,并且还得意的看着我。“你能不能老实点。”正说着,我的脚就下去了,嗷...... ,他疼的像快被杀的猪,挣扎在死亡线上,却又不敢使劲叫出来。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看到他的脸红胀了起来,我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不料,老师又在快下课时开始讲课,因为没带眼镜,只是左耳进右耳出罢了。下课我跑回宿舍,也没找到眼镜,我沮丧的回到教室,却在门口看到他小心翼翼的把眼镜放在我桌山,那一刻,我呆住了,鼻子一酸,回到宿舍久久不能入睡。 宽容,是一种高尚的善意,是对人格的尊重,这不是天生就有的,他关于人的德性,也关乎人的见识,只有靠后天的不断学习和修行才能获得。

我的同桌,那个任劳任怨,全是写满无所谓的人。想想我也要跟他学习!